陳健民:兩條民運路線的抉擇 (明報)

星期天我 (按:陳健民)帶了一位內地著名知識分子走在遊行隊伍中,體驗港式民主運動。我說港人對民主已有清晰的訴求,主要障礙還是在北京,喬曉陽便是專程南下說明爭普選時間表沒有法律依據。朋友不同意,說港人不懂中國官場的「潛規則」,不知道領導人口裏說「不同意」卻又不採取行動阻止你做的時候,就是讓你去做了。對他來說,喬曉陽其實沒有反對特區政府去研究和制訂普選時間表,港人便應通過政改方案,馬上集中精力去研究普選方法和時間,自然水到渠成。港人事事要說清楚,還要有法律根據,突顯兩地的文化差異。

我一直贊成民主派與中央破冰後要有多層次接觸,亦希望政改能達成共識,作為民主派與中央合作的開端。但月來民主派有一套理論,認為香港民主化決定於民眾的壓力,假如將政改與時間表綑綁,加上群眾運動,可有機會短期內爭取到雙普選的承諾。即使因此把政改拉倒,民眾的壓力會累積在2012年的政改,成功機會與時俱增。

上述的理論只集中分析當權者抑壓民主所要付出的「代價」,而沒有考量實行民主對他們的「代價」。只有當前者付出的代價比後者大時,當權者方願意放權。譬如說,……在民情洶湧下,方案原封不動而遭立法會否決,肯定會令曾成為大輸家,他能夠駕馭大局的能力將受到各方質疑。但假如曾決定取消委任制,一方面可能會開罪保守派,……假如最後的方案還是通不過,便會賠了夫人又折兵。如果取消委任制亦要在兩種代價中權衡,對普選的承諾,肯定要考量更多。

究竟企硬或是妥協會更快為香港帶來民主?誰也不知道。前者考量更多是增加當權者壓制民主的成本,後者考量更多是減少當權者實行民主的成本。

拿共產時期東歐的經驗來看,……無論民主派採取溫和合作路線或者是強硬路線,香港何時能實行全面民主全視乎中央政府的變革,沒有科學的方法計算何者能加速此過程。

但假如兩條路線在何時能達到終點均不確定,也許我們便應選擇在短期內能帶來明顯進步的路線。……當然,民主派考量通過或拉倒時,亦有他們必須計算的代價。究竟改良方案會釋放更大的民運力量或是會令民眾的熱情消退?究竟接受改良方案會擴大個別黨派的發展空間或是會被忠誠支持者唾棄?……每走一步,都可能影響博弈的結局。

資料來源:《明報》,2005年12月6日。


       發佈日期: Tuesday December 06,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