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公平貿易」討論的一些網上留言記錄

以下留言是筆者在《時代論壇》一篇由胡志偉牧師寫的〈貿易要公義〉其討論區內的一些留言分享,記錄如下:

第一則留言:

如果教牧們打算在這方面要作出教導或評論,我想他們要多了解現在國際經濟問題的背後政治動機,了解一下WTO 出現前後,世界貿易的變化如何。這會對信徒得益更多,對我們的社區有更好助幫,和正確「知所進退」。

反了WTO,世界貿易會更易公平些?還是大家認為應該停止一切世界貿易?

當南韓農民受到開放農業市場所衝擊時,南韓電子工業,影視業卻帶來南韓經濟貢獻,從低谷抓起來,這意味就業率改善。這類問題每一地方都發生著,只是不同行業的分別。其實,大部份國家和地區都存在貧窮共存的問題,而非發展中國家獨有問題。

貨物、服務可以自由流動,但人力就相對困難 (這就是印度向美國開出的交換條件,但美國正面對失業上升的壓力),如果國家缺乏產業轉型或提升能力,和國家沒有透過稅制造好財富再分配,貿易怎樣公平都沒有可能現今貧富差距問題,就是不再貿易簡單一點!

不要把貧窮問題全歸於「貿易問題」,這是把問題簡單化的誤導,是不負責任。要找問題的核心,就向我們的人性找,這反映在我們資本主義哲學,競爭的信仰,增長的追求上。

第二則留言:

井夫提的強國貿易剝削問題是應該注意的,問題是受剝削的國家為甚麼要參與這種「不平等」的協議?為甚麼讓大量農民失業引致社會動盪的問題在自己執政時候發生?這些透過自由貿易的剝削行為究竟是如何得逞?從西雅圖抗議到現在,為甚麼如西方最有資源的NGO (它們在日內瓦設辦公室,長期監察WTO的工作,究竟它們的財務資源從裡哪來?) 也未能影響 WTO 停止這些剝削?究竟那些不同國家的富有NGO是在爭取公平貿易?還是為背後代表的行業或機構或國家部門爭取最有利自己的協議條款?它們研究的是公平貿易問題?還是利益分配問題?大家是否知道自2000年開始,西方的NGO已大量資源研究WTO規章條文對本國或各別行業的影響,這些都是鉅細靡遺法律條文研究?這樣做對 WTO 規章條文影響了解不深的國家有是否「公平」?

大家又是否想過WTO未能達成任何世界貿易新一輪協議,誰的得益最多?除非世界回到各自封閉的狀態,否則在世界已經進行貿易和直接投資(FDI) 的現實情況下,資本越多的國家和企業,它們的競爭優勢越大,越少規則要遵守,就越少束縛,對其它資源相對缺乏的國家和中小企業傷害可能越大,受苦最後還是最缺乏競爭力的人。

如果我們真的需要停止「貿易不公平」,就只有從本土立場出發去分析WTO的運作,為何WTO會是一個有利於先進國貿易和跨國資本的多邊協商平台 (這些研究包含法律條文規章分析、爭端案例研究、其他發展中國家的異議、不同的NGO、學者和智囊機構的批判和它們所代表的立場和可能利益等等),這些工作之後,想方法把信息傳透給社會大眾明白和接受,繼而形成社會輿論和共識,影響政府在WTO的談判要維護我們共識下的利益 (如果能有共識的話) 。但這樣做,我們就要明白我們極可能已進入一種弱肉強食的規則當中,而不是爭取公平貿易。

問題是政府在WTO與其他各國的談判內容是甚麼?我們知道的甚少!

第二個問題是:在WTO透過建立談判平台 (可能是一個不中立的平台) 嘗試推行的「經濟一體化」同時,不少國家和地區已經自行進行雙邊貿易協定 (如新加坡) 和 建立自由貿易區 (如中日韓+東盟,簡稱「10+3」),這些發展一定程度上影響「經濟一體化」的工作,形成集團間的貿易和FDI壁壘,但或許能達成較有利集團內成員國之間發展協議 (當然這裡還有很多外交和國際政治的問題)。現實是產業結構往往未能跟隨貿易改變作出適當的變化或提升,最後各成員國間不同行業勞工依然存在失業問題,令社會再次進入內部產業矛盾困局。事實上,在WTO架構外的經貿合作,其實已多了一點自由達成有利的交換條件,也不能避免國內一些產業受到衝擊,這反映甚麼問題?這是全球經濟不可能在相同水平起步的問題,國與國的經濟結構、技術水平有極大鴻溝,行業與行業之間也存在極大利益差異。這不是一個口號,一個運動可以改變,是需要極多人力和智力的長期且紮實工作去尋求解決方法,這是一個鬥智的戰場,如果我們沒有打算以革命或軍事來解決現在問題。

有句說話是需要澄清的是:「不要把貧窮問題全歸於『貿易問題』,這是把問題簡單化的誤導,是不負責任。」這句話不是指著胡牧師或其他教牧說的,因為他們的工作畢竟不是這方面,他們只是盡一個市民和教牧的責任去提醒或作個榜樣,叫我們多點關心社會的事情。「不負責任」是指一些專門進行有關問題研究或跟進的人或機構,只採用附合自己利益或立場的資料和論述,這樣做對解決事情是沒有益處,只是從一個偏差走向另一個偏差吧了!

第三則留言:

多謝黃繼忠君的提醒和補充,我認同黃君的說法。

關於指出有問題的論述,關注點是我回應井夫有關強國透過貿易剝削他國的問題,這涉及強國補貼政策約束問題和跨國企業對當地其他產業影響可考慮配套問題。在原則上和表面的宣傳上,WTO應包含這方面的工作,但事實似乎有困難。

我也不是反對 WTO或支持WTO,我只想指出貿易公義在產業更替問題 (從此引伸的失業和貧窮問題) 的複雜性。其實,這是國內政策問題,但也受WTO規則「外在制約」不附合國情的影響,問題是它們有甚麼出路?我也不肯定現在大量出現(相對WTO前身,關貿總協定)自由貿易區和雙邊經貿協定是否解決部份問題,不過,我認為這是對WTO的一種「反動」現象。

其實,對於公平貿易(經濟倫理)、民主政制(政治倫理)、職場操守 (職場倫理),我都體會到人類世界和相關制度的局限性和複雜性,這就令我更明白主禱文的祈求,更明「基督救主」福音的重要性。我承認一個好的制度反應了人類的道德水平,但它解決不了公平公義的訴求,這是人的本質問題,這個本質問題是需要信仰的幫助和提醒。

人的命運可能不是縮命,但人類的世界可能逃不了定下來的命運。

註:留言在《時代論壇》的「時代講場」。


       發佈日期: Sunday December 11,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