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香港政改五號報告書」討論的一些網上留言記錄

以下留言是筆者在《時代論壇》一篇由陳國偉先生寫的〈是市民聲音,不是先知聲音〉其討論區內的一些留言分享,記錄如下 (部份字眼有所修訂,但不影響文字當初原意):

第一則留言:

何榮漢君問:

「人既會行善,也會行惡,既然這樣,甚麼政治制度可以較為有利於促進行善,較為有利於妨止行惡?」

我的回應:

我想何君的答案應是指「民主政制」或是「以選舉方式體現的民主政制」,因為這政治制度能透過政權輪替來進行權力的制約、監察和分散的功能,把權力鬥爭對人民的傷害減至最少。這些筆者都是認同的。但「以選舉方式體現的民主政制」有一個問題是把政治活動帶入人民生活太廣和太深,政治生態經常處於波動現象,就是一般人常說「政治,一日也太長,太多變化」。

因為選舉、因為政權變得相當流動性 (可以提前大選、可以解散國會、可以透過遊行抗爭要求罷免總統或官員和重選等等) 、因為政黨擁有監察權力而政治立場不同經常進行的政治角力,凡此種種問題又可過媒體廣泛報導,各式各樣的謾罵、指責、陰謀論充斥社會的討論和輿論,人民與人民之間的生活和關係隨著這些政治議題和政黨活動而出現分化,甚或在電台終日互相詛咒。有時我想到這裡,獨裁濫權可能得以減少舒緩,但鬥爭似乎以更廣闊和常態的方式進行。若「權力令人腐敗」,我想「越多人可以接近權力(由壟斷制度轉向競爭制度,進入市場的人一定比以前為多) ,越多人容易腐敗」,那麼,「以選舉方式體現的民主政制」是否還是較有利於促進行善,較為有利於妨止行惡?還是我們只需承認它是一套有效防止獨裁和減少流血的政治制度,而不是把它視為「褔音」或「真理」。

我們是不是在爭取民主制度之餘,更應身體力行民主精神,那份「法治精神、協商態度、共融追求」,這應反映在社會民間分化減少,社會接受一個較闊的政治光譜,大眾懂得強調選舉制度以外其他重要價值元素。如果是這樣,現在「五號政改報告」就不應出現一面倒的否定,它有不足的地方(如最多人指出委任區議員問題) ,也有可取的地方(加強政黨參政空間,特別對政黨第二、三梯隊的從政者,有利吸納政治人才,幫助香港走向民主政制) ,這是否都被社會忽視了。

何榮漢君說:

「因為人會行善,即使在最不利於行善的政治體制下,我們仍會看見個別有人會冒生命危險而行善,人會行惡,即使在最有利於妨止行惡的政治體制當中,我們仍會看見有人行惡。」

我的回應:

這話我是同意的。這正正反映了政治體制與行善行惡沒有必然關係。那麼,我們又為何把「普選時間表的爭論」要進行如正邪的決鬥。我指的不是講場的諸君,我一直關心和注意的是政黨和社會較有輿論力量的人,其中一些人所表現的陰險和專橫,似乎甚於他們口中常說的「民主」。當然,這些都不是否定民主追求的理據,不竟如何君說:「我們在現世沒有一個全然美好的世界,也沒有一個全然敗壞的世界,我們只有一個現在我們所生存,所認識的世界:既有美好,也有敗壞。」

筆者只想提醒諸君現實政治的操作,往往不像我們善良的期盼,民主政治如是,獨裁政治也是如此,實權是握在少數和有心人當中,我們可以做的,是清醒頭腦和心思,對事情多點包容的心,會對社會有益和減少被利用機會。

第二則留言:

關於何榮漢君就「區議會方案」的理解,可能與筆者接觸的消息來源 (當中有不同政黨和從事相關研究的學者) 理解不同。或在此簡單回應一些觀點,希望何君不要見怪,只是意見交流。

他們(按:消息來源) 詳細的看法,筆者不便轉述,鼓勵何君可參考與泛民主派接觸較親密的學者,他們的公開文章,或許對何君有多點啟發和思考。筆者也知道政改方案對泛民主派可能造成的隱憂,「部份意見」已反映在筆者在《明報》的〈原地踏步,非民主派最佳選擇〉(1116) ,本文也在筆者個人網站上載了。這文章是回應李彭廣博士在1110日在《明報》的〈支持政改方案,民主派自廢武功〉,這是一篇有份量的政治分析文章,筆者在撰文前後均與李博士詳談各項觀點。筆者和李博士主要不同,不是分析觀點,而是筆者對政改的重點不是放在政黨力量的消長變化和工具理性的進路,因為香港的民主進程不在於政黨版圖變化,而在於地區和人民的民主質素提高,香港的民主關鍵在“地區政治”,非“議會政治”;香港缺乏政治人才不在於政黨,而在於特區政府在殖民地統治時間沒有培養足夠和有質素的政治人材 (網友可參考筆者在《亞洲研究》刊登的一篇文章〈論香港區域諮詢制度之發展歷史及其政經功能〉,第37期,20001218日,第260 - 271頁。(與饒美蛟教授合著)),朝弱野強的情況下,中央不會放心大步發展民主,對民主或普選的早期發展階段,也不一定是最好選擇。但需要強調的是,香港向民主政制發展肯定是正確方向。(筆者鼓勵有興趣香港政治生態的朋友可定時看看劉細良 (曾在90年代的民主黨做了7年智囊的民主黨大腦) 在報刊的文章,這可增加對香港政治了解,當然不是全面,但尚算客觀中肯。)

如果,何君所指的「政治陷阱」是區議會選舉時的「抹黑」或「質疑」問題,那麼在21日政改方案遭否決後,泛民主派日後在區議會選舉是否就不會受到同樣的質疑和抹黑。事實是A45組黨後會積極步署0711月的區議會選舉,何君可了解他們的「算盤」嗎?

第三則留言:

何榮漢君說:

「以區議員互選立法會這點來說,很多人都把焦點放在委任區議員應否有投票權,我在早前一篇文章表示:這是一件小事,說是不民主,比起現時體制的不民主,只是增添微不足道的不民主,說是投票權的平等,就是在大大不平等當中近乎零的平等化(不同類別區議員平等投票權)。」

筆者的回應:

有關何君早前分析文章 (何榮漢,〈關於政改方案的核心議題〉,《時代論壇》(網上「時代講場」) 20051111日。),筆者也看過了。

筆者想指出的是,何君的想法與部份政黨想法不大相同,他們看到的是一些重要議席被削弱的風險和威脅。何君可翻查 11月中,湯家驊議員對這點的分析和看法,而且在報章上提出相同觀點的泛民議員也有數篇,但筆者的資料庫未有空整理最近文獻和數據,故暫時未能提供詳細文章出處,請諒!

註:留言在《時代論壇》的「時代講場」,2005年12月13 - 14日。

       發佈日期: Wednesday December 14,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