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千石:置於天秤中心的視角和 一步一步的政改立場 (明報) - "全文轉載"

無論係經濟改革,定係政治改革,北京都係摸住石頭過河,見步行步。北京對香港政改理解都係一樣,一步一步進行,見一步走一步。西方一人一票民主,係經過長年累月掙扎,先至成為今日看似理所當然歷史產物。中共係用槍桿子取得政權,同西方經由選舉取得政權截然不同,不論對抑或錯,呢個都係我要承認歷史發展差異。

 中央政府因過去文化同歷史背景,採取一步一步政改政策。對於一步一步政策,我會有兩個睇法:第一,行一步總比「停度」好;第二,一步一步走,要到幾時先到達目標。當然,行一步總比唔行更接近目標。但係對有期待人講,呢個係佢應得政治權利,佢係有權知道幾時到達目標。一步一步走同定出時間表,兩者係無必然衝突同矛盾。北京一步一步政改方向前提下,其實係可以給予時間表。香港人係值得相信,絕大部分香港人過去表現,都係克制同理性。普選時間表係眾多市民期盼,而落實時間表,就成為推動政改同我努力目標。

78歲老人呼喊令人感慨。其實早佢出生以前,即民國二年,國民政府兩個議會---眾議會同參議會---已經由普選產生。回顧近代中國歷史,最大問題就係領袖話點就係點,一個人腦袋代替千萬人腦袋。文化大革命時候,毛澤東一句頂一萬句,係領袖指揮棒發揮最極致時間,亦係中國最悲慘時間。台灣要到80年代末期先開放黨禁,一等就係70幾年。但係我今日睇到台灣社會,非藍即綠,亦係由某一兩個領袖話事。新加坡亦係如此。點解華人社會會係咁樣呢?我缺乏乜呢?答案只有一個,就係欠缺獨立思考,欠缺每個人都應該有不同諗法,唔係跟隨領袖指揮棒。

從12月4日爭取普選遊行同過去種種活動,我睇到香港人係有理想同愛香港。有人可以提出政改方案;亦有人提出顧及理想同現實之間方案;有人可以組政黨,誓不罷休地為理想而爭取;有人繼續尋常生活,為維持生計而努力辛勤工作。我要做係強調大家共同地方,唔係誇大彼此分歧。香港人共同擁有特點,就係我對香港關愛同理想,香港就係我每一個人安身立命地方。我共同擁有,就係對香港呢一份愛。

對於香港政治發展,過去一段時間我曾經不斷向有關方面提出意見:第一,可以先實行單普選,先易後難;第二,千萬唔好再增加傳統功能團體議席,呢個唔係公平與否問題,而係傳統功能組別,將界別利益凌駕整體利益之上。我1991年已開始強調呢個睇法。

 今次報告書無增加傳統功能議席,將傳統功能組別畫上一句句號,係走前一步。若再增加傳統功能組別議席,係易發難收。另外,增加5個區議會互選議席,都係應該肯定,但保留委任區議員,係我不能接受。

我20年前已將爭取普選定為目標,雖然我唔知道呢條路有幾遠,但我唔係光坐度等時間表來臨。不過我得承認,我並未為落實普選,下過好大工夫,創造有利條件。今次我爭取普選來臨一天,就唔應該再浪費時間,要認真研究好多尚未得到解決問題。

例如,特首可唔可以係政黨成員呢?如果特首唔屬於任何政黨,佢要點樣爭取政黨支持呢?佢要邊度搵同佢有共同理念、肯榮辱與共執政團隊呢?

又或者,行政機關繼續壟斷制定政策權力,咁議員又點樣可以實踐佢參選政綱呢?如果立法會要有權參與制定政策,咁仲可唔可以好似宜家咁,大部分議員都係兼職問政呢?立法會要點樣運作先可以配合到呢?例如事務委員會,係咪仲係任由議員自由參與,抑或要某程度反映議會黨派勢力分布呢?

又或者,問責官員同公務員應該點分工呢?如果公務員要維持政治中立,唔再負責推銷政策,咁問責官員數目係咪應該增加呢?而公務員隊伍又有無足夠訓練,面對將來可能出現政黨輪替,需要執行截然不同政策呢?

再或者,實行普選之後,我點可以制度上保障少數人利益呢?呢個唔單止係工商界關心課題,其實亦涉及弱勢社群(例如少數族裔同不同性傾向人士)權益。雖然以上問題唔係落實普選前提,但我都要認真討論,而無論幾時落實普選都好,我都應該盡快達至共識。

同樣重要係,我要尋常日子中,實踐接納同包容生活態度。

我曾經以家庭比喻說明中央同香港關係。中港關係恍如大家庭裏家長同家庭成員,無論家庭中有聽話,或者調皮搗蛋,都係家庭成員一分子。過去,呢個家長可能比較喜歡聽話家庭成員,喜愛親中派同工商界。用一個天秤做比喻,佢並非企天秤中間。但呢一年間,我見到佢向天秤中心移動,畢竟,佢嘗試維持企天秤中心視角。呢種向天秤中心移動,對既得利益者有必然影響。佢向天秤中心移動,係值得我給與適當肯定。同樣,呢次政改方案,亦係將原來傾斜親中派同工商界一邊,稍為移向中間,不過我期望法碼再向另一方移動。結果爭持不下,天秤倒下。

呢一年間,我見證北京對香港同民主派基本改變。北京係親中派政府,亦係民主派政府。佢就係嘗試以天秤中心視角去看待香港。我十分珍惜呢種改變,最少呢種持平視角比傾向天秤一邊更為理想。更重要係,呢種家庭關係發展,最少北京唔會輕易指摘持不同意見者係反中亂港,最少我亦唔會動輒攻擊北京摧毀一國兩制。將以往敵我關係,變成大家庭成員關係,對香港、甚至大陸民主進程,都有極大幫助。香港民主發展對大陸民主發展起住示範作用,我都係大家庭一分子,係過程中努力嘗試,尋找出路。我相信,大陸民主化,亦係你、我所希望。而且我都明白,中央同香港民主派關係惡化,只會阻礙民主發展,百害而無一利。

然而,係討論政改過程中,我好快就進入一種互不信任前提判斷。我當然明白,從過去中共歷史,以及種種災難性政治運動,從我自身經驗,我好容易作出呢種判斷。因此,無論佢做得有幾,但因為係佢,我就覺得唔妥當,就對佢唔信任,就要同佢作對。若我真持有呢種前設,否定佢本質,我可以做,就係採取革命手段去推翻呢個政權。但係,呢種以革命推翻手法,並唔係我所想,亦唔係我有能力做到。

我認為宜家係好值得反省時刻。如果我都希望成為一家人,成為大家庭一分子,大家共同點都係為呢個家庭好,最重要就係願意承認每個家庭成員都有犯錯時候,尤其係整個民主發展過程中,自己唔一定擁有無上真理。我宜家要做判斷,係要基於佢當前所做一切,而唔係因為佢過去,命定佢本質。誠然,我對中共理解,亦唔係鐵板一塊,我對胡耀邦,有好好評價。因此,做得好,我要願意欣賞,無需要等到佢下台先欣賞,甚至死後先哀悼。過去一年,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對港澳事務,採取開放同包容政策,係值得肯定同支持,係應該繼續發展。

對於我講,和諧社會就係爭取公義同民主。然而,對於擁有如此複雜歷史背景中國講,和諧社會就係唔再以政治運動同階級鬥爭為綱打擊他人。我覺得呢個已經係一個進步,係值得我欣賞。唯有建立互相欣賞、互相信任基礎,先係邁進民主重要一步。
自政改報告出籠以來,傳媒也好,市民也好,政府也好,似乎都把焦點放係邊個支持、邊個反對、邊個轉。我關心係各方能否找到共識,為香港民主走出一大步。然而痛心係,無論呢次政改方案係獲得通過抑或被否決,都有一半人會失望。

我實在需要更多互諒互讓,我實在需要更多顧全大局。所以我呢一票只能空白。我知道我咁樣投票,必然會招來嚴厲批評同痛罵;然而,我會對呢批評同痛罵,當作對我自己唔能夠改變呢種情一種懲罰,亦都作為我對北京唔會因為呢次政改結果而改變開放包容立場期望。

註:劉千石議員昨日在立法會的發言,今天《明報》特將其發言的全文刊出( 包括其廣東話用語,不作修改),本網站遂決定不作任何節錄,全文轉載 (這是本網站自本年三月成立以來,在處理轉載文章的首次破例),希望讓網友能了解這位倡導和解,多次被指會轉的議員,他的心路歷程和他對香港民主的承擔。編者個人向劉千石議員致敬!

資料來源:《明報》,2005年12月22日。
       發佈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22,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