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潔:政改流產:策略、預期及突變 (信報)

……立法已否決政府政制檢討五號報告書……這個結局,不但意味著零七零八選舉辦法原地踏步,更重要的是,醞釀近兩年的香港政制改革將告一段落,而一個各方「調整戰略」、「整合陣營」時期將告開始。

……中央對港政策進行了策略調整,「董下曾上」來得倉卒,其中一個原因很可能是希望曾政府能在民意支持下引導政制檢討順利過關,讓《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問題上遇到的挫折不至重演。

……政改流產向中央決策者發出的信息就是,修改後的對港政策沒有收到預期效果。這……可能導致中央對港政策的進一步調整,這個調整,可能是進一步開放思想,……更可能是退回舊的思維模式,鞏固舊的管治。

不過,陳方安生兩次公開出面顯然是中央預計之外的變故,中央對泛民主派,特別是四十五條關注組的評估很可能因此出現了變化。……即使中央決策者已經看到政改是未來不可迴避的問題,但……政改的風險超出了過往的評估,除非有很好的理由,否則不會再貿然將政改議題重新提上日程。……

其實,政府提出五號政改報告書的時候,民主陣營的反應是比較正面的,也承認政改方案的進步性,甚至表示考慮接受。但如果接受,……民主的大旗被政府扛去了。就在這兩難的時候,主教陳日君公開否定政改方案的進步意義,提出普選時間表的問題。從以後的發展來看,陳日君以及黎智英等加入,對泛民主派陣營其後的改變策略,……以二十五票全盤否決方案為手段,要求普選時間表的立場有很大的關聯。泛民主派陣營隨即組織「一二.四」遊行,……加大自己的議價籌碼。四十五條關注組選擇在這個時候組黨,也起到了催化「一二.四」遊行的作用。

至此,泛民主派陣營的策略轉變似符合自我生存的邏輯。但……社會運動立足建制外的天地,……社會運動分子一般並不以執政為目的……維持道德姿態。而政黨的最終目的是參政,以分享權力為目的,所以妥協是必須的手段。

作為政黨,發動運動不是為了持續運動,而是為更好地議價做準備。如果泛民主派在「一二.四」遊行前與陳日君等立場保持一致還可理解,那在遊行後依然不願回到談判桌,就顯示泛民主陣營的政治判斷很可能與一般旁觀者不同。


究其原因有三種可能:一:堅信曾蔭權,或中央政府如果願意,是可以拿出時間表的,……二,認為政改方案如果通過,對泛民主派未來發展弊大於利,所以寧願讓它流產;三,……沒有在團隊中吹風,準備接受次優選擇,所以沒台階下。很可能,這三種因素都造成了泛民主陣營屬意拉倒政改方案,讓民主黨派做出似乎違背常理,斷絕第二梯隊發展空間的決定。

在整個政改互動過程中,曾蔭權似乎顯示了過分的自信。……曾蔭權在民主派中頗有人緣,與媒體的關係也不錯,又具有過往的管治經驗和技巧。但是在陳日君出面號召、陳方安生遊行之後,預期與現實的差距就一日比一日大了。

回顧起來,政府其實只準備了兩步棋,一是原來的方案,二是取消委任區議員,兩步棋就想結束議價,也許真太低估了對手,更沒有想到突變因素。……也許這時候曾蔭權已認識到,泛民主派不會因取消委任區議員而罷休,所以不願再傷害盟友的感情。

在整個的政改討論中,特區政府政治改革的最大受益者區議會議員,卻沒有成為政改方案的有力辯護者,這也是特區政府的絕大失策之處。……不知是曾蔭權太自信,還是區議會議員真的缺乏政治意願,外人難以猜測。

不過,方案「拉倒」以後,泛民主派陣營依舊可以生存。哪怕中央和特區政府不再主動提出政制議題,只要《基本法》寫明最終達到普選,泛民主派依然可以在社會上繼續推動民主運動,……泛民主派陣營很可能會展開某種內部整合。民主黨內的第二梯隊會因缺乏政治空間或離去,或趨激烈,造成分化。四十五條關注組在組黨之後,雖然可能吸納民主黨,但他與中央和特區政府之間的關係很可能就此無法彌補。

四十五條關注組在政治文化和行為方式上向民主黨趨同的可能性,比重塑民主派來得大,除非出現新的政治契機。

政改方案拉倒之後,曾蔭權以及特區政府聲譽受到一定的影響,但……曾的民意基礎不同,而這次政改方案也基本得到民眾的肯定。但比較可能的是,經此一役後,特區政府很可能要會回過頭去,依靠傳統的「聯盟」執政。……不管是特區政府主動要求,還是過去的盟友主動伸手拉一把,這都說明原來的管治聯盟具有某種性。

換句話說,香港失去一次改變原有政治格局,催生政治新力量的機遇,而這個機遇的錯失以及造成的互信降低,與各方預期太高、應變策略太少,以及未能充分估計運作中的各種突發因素所致。這次三輸局面也許確實反映了香港政治還不成熟?

資料來源:《信報》,2005年12月22日。
       發佈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22,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