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剛:否決方案背後的政治考慮 (信報)

不必等到周三立法會議員投票又或者發言,只要看到曾蔭權一改中間的立場,率領一眾官員高調參與由建制派發起的支持政改簽名活動,就大概可以猜想到,曾蔭權已經知道大勢已去,……

泛民主派為什到最後還是非常堅定地否決政改方案?有學者事後評論,認為所有參與這場政治遊戲的政治團體都是輸家。……泛民主派是否真正是輸家?政治決定是非常理性的行為,泛民主派為何明輸而故犯?是他們真的患了政治幼稚病,還是真的不成熟到只顧面子?又還是如許仕仁所言,是由陳日君和李柱銘二人合力回天?

泛民主派最後並無分裂,……最後沒有一票流向政府。這個集體的行動,應該是詳細考慮過其政治利益,他們作出一個非常理性的決定,……

否決政改方案對泛民主派流失選票的風險並不高。首先,立法會選舉還是非常遙遠,今次投票取向在三年後已經是歷史。今次泛民主派的政治訴求是更前衛、更激進。泛民主派的支持者不可能為了那些民意代表努力爭取普選失敗,而倒向在他們眼中政治立場較保守的陣營,除非泛民主派分裂成為激進民主派和務實民主派,激進民主派可能被務實民主派取去一些選票。

否決政改方案的風險不高,但利益卻相對可觀。正如莫理斯(Dick Morris)的分析,每個政黨都有其專用議題。……民主就是泛民主派的議題。泛民主派去講其他議題很難得分。……這也是他們最強勢的議題。今年「七一」遊行只有萬多人,但經政改方案一炒,十二月四日已有近十萬人上街,距離他們的目標尚遠,……只要議題尚在,一旦遇上有利的客觀條件,泛民主派就可以翻身。


一旦泛民支持政改報告,他們就會淪為幫閒角色。……從政治利益來看,泛民是划不來。

繼續在其專用議題上炒作,可以令到泛民霸佔整個民主舞台,而更長遠來看,泛民主派希望壟斷普選的政治結果。……香港推行普選的日期,泛民主派就可以獨佔功勞。……從巨大政治利益回報來看,就不難理解,陳方安生突然高調參加十二月四日的大遊行之後,整個泛民主派出現大量雜音。……其矛盾難受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

當泛民主派盤算著普選實現之日的豐厚利潤時,當然不在乎第五號報告書通過之後可以帶來的小恩小惠;「否決」,已經是政治計算精確的必然答案!

……最困惱的應該是有權作政治派彩的中央政府,香港社會對普選的訴求不能置若罔聞,基本法對普選的規定也不能視而不見,在加速和國際接軌之後,對國際輿論壓力,也不能拋諸腦後。但一旦推行普選,又給予現時扮演著反對派角色政治人物立刻掠奪大量政治資本,而這資本足以徹底改變目前的政治版圖和權力結構。越早推行普選,……反對派的得益愈大,衝擊和影響也愈大。

面對投票結果,中央政府負責香港事務的決策人就立刻置身於這個政治兩難之局。

解決辦法只有幾條。第一是繼續把普選推後,以僵局來凍結泛民主派的活動範圍,但卻要為此付出非常高昂的政治代價,……泛民主派繼續扮演被迫害的可憐角色,繼續把甘地的不合作運動搬到香港,造成施政困難。

第二是嘗試和有可能成為政治暴發戶的泛民主派合作。但他們只是盯著中央政府的政治資本,本質上兩者就是矛盾多於合作。其次他們的執政能力也存疑,……李永達口中的「共產黨是民主派的最大敵人」言猶在耳,劉慧卿堅定支持各地方人民有權自決,何俊仁對結束一黨專政之論情有獨鍾,還有民主黨內的美國之友,中央和泛民主派的合作基礎在哪裏?

既要民主前行,又要有效管治。第一要務就是防止實行普選的政治利益由一小撮人據為己有。……策發會是政府架構內的組織,由行政長官任主席。而政治光譜寬闊,覆蓋社會各階層,各政黨和政治背景的代表都納入其中。……由一個盡量避免政治化的程序去解決最政治敏感的問題,相信是較為可行的方案。

資料來源:《信報》,2005年12月23日。
       發佈日期: Friday December 23,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