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經翰:我為什投下反對的一票 (信報)

爭議多時的政改方案終於到了表決的時候,連月來,民意的趨向其實已經相當清楚,就是支持和反對政改方案的民意旗鼓相當,但絕大部分市民卻普遍認為政改方案應該為本港政制最終達致雙普選的目標訂下時間表和路線圖,……

在投票前夕,行政長官曾蔭權作出最後的努力,在工商界和保皇黨極不願意支持的情況下,建議分階段撤銷區議會委任制度,作為讓步,換取立法會議員支持通過政改方案。曾蔭權聲言明白泛民主派議員承受不少壓力,但呼籲我們不應害怕被傳媒標籤「轉」,……

毋庸置疑,曾蔭權的確費盡心思才能提出現時的政改方案建議,在形格勢禁下,他既要滿足港人追求民主普選的意願,又不能違反去年四月二十六日人大釋法……且要爭取社會各界、各個階層和不同政治派別的支持,所以現時的方案已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好的結果。但我 (按:鄭經翰) 衷心欣賞曾蔭權的努力和體諒他個人的局限之餘,卻未能接受他的呼籲,而個人亦深感遺憾。

作為「政治家」,曾蔭權應該明白到,立法會議員跟他一樣,承受各方各樣的壓力,包括傳媒、輿論和選民的壓力,是理所當然的份內事,責無旁貸。一個負責任的議員,當然要聽取民意,卻不一定一切以民意為依歸,因為選民通過投票已向我們授權,要求我們獨立思考和按照良知判斷,而不是毫無原則地看風駛。當然,我們必須為自己的政治行為負責,而最終的裁決,也會由選民的投票決定。

……自政府提出政府方案以來,我一直不滿部分傳媒、輿論和某些政治勢力以捆綁的方式強迫所有泛民主派採取同一立場、採用同一鬥爭策略。對於在所謂「大石班」和「香麒麟」話題上大造文章的蜚短流長,我一律嗤之以鼻,不屑回應。我一直沒有明確表態,因為我相信政治始終是妥協的藝術,不到最後一刻,我們都不應放棄談判,爭取完善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為未來最終實現雙普選,創造最有利的條件。

我有自己的想法和原則,卻不表示與泛民主派立場有異,必須分道揚鑣,……我相信團結就是力量,更相信君子和而不同,……我無法接受,但原因可能與其他泛民主派議員不盡相同。

第一、我雖然贊成擴大選舉委員會,將成員由現時的八百人增加至一千六百人,但卻反對將所有區議會議員納入選舉委員會內。……民主成分反而不及擴大選舉委員會內功能組別的選民基礎。眾所周知,如果擴大功能組別成員,必然是以一人一票為基礎的選舉,公司票就是不取消,也不可能增加,而證諸過去專業界別的選舉結果,大多符合理想,反映大多數人的意願。……

反之,區議員的選舉相對而言其實更易操控,以親中左派在地區的組織力量和資源,只要千多二千票便當選的區議員,豈能不輕易成為其囊中物?……

第二、區議員質素良莠不齊,難當重任。……港式金權政治便會應運而生,因為有權無責的區議員完全可以左右大局,勢必恃寵生嬌,事事要向特首問責,視地區民政及政務官員如無物,結果只會令政府開展地區工作更為困難。況且,收買區議員遠比收買其他選舉委員會成員更容易,代價更低,小圈子選舉的利益輸送和政治交易,只會比前更甚。

第三、區議會保留的委任制,九五年早已取消,回歸後臨立會才借屍還魂,如今維持下去,理論上始終難逃種票之嫌,……

對於二零零八年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我亦反對政府的建議,除了因為保留委任制違反民主原則、分階段取消委任制原則上自相矛盾,……最主要的原因,……產生立法會議員和區議員的選民基礎不盡相同,不可相提並論。

要提高區議員互選產生的立法會議員的民主成份,除了全面取消委任制外,我主張修改現行建議,除了原有一名互選產生的成員外,新增的五個席位,現行區議員可以自由報名參選,按照現時五大選區分區選舉,由已登記選民投票選出。換言之,每個選民都將可投票兩次,分別選出分區直接選舉產生的議員和功能團體選舉產生的新增成員。只有這樣,才可繞過功能團體選舉的框框,增加功能團體選舉產生的新增成員的民主成分。也只有在這個意義上,政府有關二零零八年立法會議員產生辦法的建議,才是邁向最終全面普選產生全體立法會議員跨進一大步,值得我們支持。

最後,我必須指出的是,妨礙本港政制民主化發展的最大阻力,其實並非來自中央,而是由始至終都是工商界和保守派。他們根本連區議會方案也不願意接受,也不願意取消區議會委任制和擴大選舉委員會,……明乎此,香港的民主進程要向前邁進一步決定權完全在工商界和保守派手上,……

註:這是鄭經翰議員在立法會就政改方案二次發言的節錄。

資料來源:《信報》,2005年12月23日。
       發佈日期: Friday December 23,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