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決戰過後回歸理性 和風續吹可減衝擊 (明報)

政改方案被立法會拉倒後,朝野各方都總結經驗。今次港府與泛民主派正面對決,以失敗告終,失望遺憾溢於言表,……我們擔心中央與民主派的關係將無可避免受到衝擊,北京將被迫要重新評估民主派的角色和屬性,……香港的政治內耗勢將急速惡化,和諧社會恐成鏡花水月。在慘勝過後,我們同時希望民主派明白單靠街頭抗爭是無法令他們盼望的普選到臨。

……中央與民主派的關係會繼續支配本港的政治生態和氣氛。由中央安排「董落曾上」以來,釋出善意成為主調,不但在姿態上願意溝通,更安排了包括支聯會常委在內的民主派議員破天荒訪問內地,而且承認民主派爭取普選時間表,……由於民主派沒有作出相適應的善意回應,如今更拉倒政改方案,令中方陣營內的鷹派人士會有了更多的口實,……

回顧過去數月的政改爭議,泛民主派確實展示了幾點特色:

(一)泛民主派團結到底,緊箍票源,……這種強勢的綑綁力量,說明泛民主派並非欠缺組織、不懂策略的散兵游勇,而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等的介入,更壯大了民主派的陣容,加上部分傳媒和國際力量的支持,形成了令泛民議員不敢「轉」的巨大制約力量。因此,政府內部有分析指出,經此一役,泛民主派可能會整合成為更難駕馭的一股勢力。

(二)泛民主派的道德感召力,始終不容忽視。……民主派要求普選時間表的立場寸步不讓,需要從他們爭取民主的歷史來理解,民主派內的李柱銘、司徒華等人,在過去20多年來只有爭取民主一個議題,……這種精神成為民主派內部的道德感召力量,縱使港府提出的區議會方案有利其第二梯隊上位,其黨員及支持者亦願意犧牲政治實利,堅持要時間表。

(三)泛民主派的動員力,源於對建制的抗爭,不少泛民成員是70至90年代的社會運動旗手,擅長組織群眾上街抗議,……「抗爭思維」是民主派的基因。而自董建華下台後,民主派一度失去了抗爭的目標,直至普選時間表議題出現,再次喚起港人的熱情,……泛民主派既得益於這場運動,亦受這場運動驅使和制約,變成道德掛帥,理念先行,不斷抗爭,勢要全面勝利,無法因應現實而妥協。吊詭的是,如果沒有群眾基礎,泛民主派根本沒有和建制討價還價的本錢,有了群眾基礎後,則失去妥協的空間。

中央如果了解民主派以上的3點特質,便不難看到,如果恢復昔日孤立、分化、打壓的政策,客觀效果將會令泛民主派的道德感召力量更大、內部更團結、更容易發動民眾對抗建制,令到特區政府的施政舉步維艱,最終將必然令到特區政治內耗變本加厲,影響社會和諧,窒礙經濟發展。

……我們盼望民主派在亢奮過後,開始面對真正的現實:街頭抗爭不能促成一個各方接受的共識方案。沒有後者,大家盼望的普選目標只會遙遙無期,因《基本法》已說明了中央在此事上是有話事權的。

香港政治如今特別需要北京繼續吹和風,……只有如此才能減低今次政改的衝擊。若然細雨和風變成暴雨狂風,社會的矛盾勢將變得非常尖銳。

資料來源:《明報》,2005年12月23日。
       發佈日期: Friday December 23,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