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拉倒之後 (明報)

周三是一個令人十分難過的日子,我 (按:蔡子強) 無法像個別人士和傳媒一般,把事件「夾硬」說成是「人民」和「民主」的偉大勝利。我想如果他們真的是民主運動支持者的話,……必須要面對一個問題,就是究竟香港民主運動下一步應往何處去?

……香港的殘酷政治現實是,普選並不是「一國兩制」下香港可以單獨處理的問題,無論你幾不願意都好,政改都必須得到北京的首肯。如果中港互不信任,甚至劍拔弩張,那麼任何改革都可以休矣。

事實上,現時的憲制設計是,……民主派可以行使三分之一的否決權,就是親中政團亦可以行使三分之一的否決權,工商政團亦有否決權;而議會之外,是行政長官也有否決權,中央也有否決權。

在這種重重關卡的情下,即使民主派有自己的一套Plan B,但試問如果單憑善良意願和道德勇氣,民主派如何可以保證以上幾個陣營,不會在下次反過來跟你拉倒呢?……是憑民意?今次民意似乎幫不了解決問題;是憑另一次50萬人上街?但能動員到嗎?這都是需要嚴肅思考的問題。

或許你會提出要修改《基本法》,但那只會是另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對於解決眼前爛攤子並無多大幫助。

今次事件的最大教訓,就是我們的政治領袖和精英,似乎尚需學習,如何在分歧,以及紛紜的民意之中,與對手謀求共識,而不是單方面重申自己的道德立場,又或者選擇性挑選一些對自己有利的局部民意,……大玩「曬馬」式的民粹主義遊戲。

當下最擔心的,……陷入新一輪的「冷戰」之中。

可以預見,拉倒之後,在個別傳媒的煽風點火之下,各方政治力量為求自保,大家都會拚命互相指摘,企圖把責任推向對方,大玩「責任誰屬」、「尋找頂罪羔羊」的遊戲。……對於大局並無幫助,相反,只會增加內耗,令到大家更加「紮行馬」,更難展開新一輪對話。

如果我的文章還有小小一點用處的話,我會呼籲各方先冷靜一段時間,抵制「誰要負上責任」這個遊戲,然後重新上路,……我知道在方案拉倒之後,各方都意憤難平,但如果真的要當政治家的話,你不能容許自己有率性而為的奢侈。

或許北京和曾蔭權這一刻會十分惱火,很不願意啟動新的政改,但願他們不要意氣,我相信除了個別企圖渾水摸魚的野心家之外,和解、互諒互讓,以及一條溫和路線,始終是最符合中港雙方利益的道路,而普選也是香港早晚始終要解決的課題。

南宋著名詩人陸游曾有兩句膾炙人口的詩:「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但願香港民主運動也是如此,……

資料來源:《明報》,2005年12月23日。
       發佈日期: Friday December 23,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