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炳良:政改難產啟示與出路 (明報)

政府07、08政改方案被否決,借用秦家聰在《南華早報》(12月20日)的比喻,是一種「希臘式悲劇」(a Greek Tragedy)。政府與泛民主派議員在香港政治生態的特有宿命中,像注定要各持立場,無法避過互撞,最後一無所得,社會上空有遺憾、各為指摘。

……表面上泛民主派「綑綁」25票成功,似是勝了一局,……在爭取早日落實普選的大戰爭中,卻沒有突破可言;反之,在基本政治格局不變的前提下,普選之路,仍舉步維艱。

原地踏步,指的不單是07、08的政改安排,而亦是整個政局停滯不前的態勢。……泛民主派擔心通過政改會被政府帶往「遊花園」,可是,最大的諷刺卻是,若以至大的懷疑,去猜度政府的意圖時,又怎可以得出否決政改便能加快達至普選的結論呢?

如能心平氣和,拋開膚淺的「零和」思維,和非黑即白的政治動員性修辭,既承認一些反對政改方案者有其原則性的執著,也肯定提出政改方案者有其漸進策略去求變,而不簡單地以「必反」或「反動」去標籤的話,……假若07、08政改方案製造了強烈的受益者,則他們怎會不挺身而出、捍其或會失去的利益?

泛民主派若介意政改不過,定會爭取有條件地妥協,把談判空間鬆動,怎會反為自我綑綁、愈綁愈緊?他們不介意政改不前,因認為起碼可保住基本盤及藉此再戰下去的道德原則旗幟。

其對手們若介意政改不過,定會在政改方案的內容上爭取再多走一步,以拉大共識基礎,怎會出現曾特首多番強調的「得來不易」的有限空間?

實情是曾特首須於去年全國人大常委會4‧26決議的框架下、在中央政府責成,及泛民主派、工商界、愛國左派等各方不一致的利益訴求交錯中去求取平衡及最大公約數,這樣出來的結果或許注定是產生不了強烈突出的獲利者,亦唯有這樣才可同時減少明顯的利益受損者,以作為通過方案的條件。

……如此含蓄脆弱的條件,一旦遇上事前各方皆未有預期的訴求兩極化及泛民主派走上「綑綁」之路時,便發揮不了效用。所以,曾蔭權的失敗,……是他仍無法單方面帶領香港走出其政治宿命。

……否決07、08政改一役,發揮了泛民主派議員手握「關鍵少數」否決權的實力,但不要忘記,就政制發展而言,這個「否決權」同時也掌握於議會中的工商、保守派手上,……這便是《基本法》設計時就政改所定下的傾於現狀的遊戲規則,使任何一方必須同時與其他方面協商達至共識(或曰妥協)才可成就政制發展。

政改若要突破議會內各為牽制、各不相讓的格局,……中央固然有主導能力,但爭取普選時間表的泛民主派政治團體與人物與北京有足夠互信嗎?民主當然不應是恩賜之食,但形格勢禁下,泛民主派除了發動遊行集會外,若做不好向中央的互動與游說工作,則中央不動,就等於原地踏步。同樣,特首有一定民望及行政主導下的政治資源,但泛民主派肯予他信任與機會嗎?還是動輒以陰謀理論視作保守派的利益維護者?工商界及愛國左派又是否肯受其影響,還是怕過分向泛民主派讓步?

……若今後中央與泛民互信不彰、特首與泛民無法合作或為勢所迫「政治歸邊」,發揮不了平衡與整合各方利益的作用,則相互否決的憲政機制會變成寸步難行的政改宿命。

誰可打破宿命?單靠不斷之遊行或簽名動員不成,且只會劇化政治內耗與對立,但各政治力量的代表之間有協商的藝術與胸襟去回應民意、創造多贏局面嗎?中央能因勢利導、釋出多些促進政治和解、凝聚社會共識的空間嗎?

資料來源:《明報》,2005年12月24日。
       發佈日期: Sunday December 25,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