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兄弟會邁出成功一步 (伊斯蘭之光)

從9月到12月分三個階段進行的埃及大選昨天落下幃幕﹐結果使華盛頓感到大失所望﹐他們所支持的埃及世俗黨和西方化改良派都遭到慘敗﹐美國最不喜歡的兄弟會獲得20%議會席位﹐比選舉前增加六倍。 穆斯林兄弟會 (Muslim Brotherhood) 在議會454個席位中獲得88席﹐成為第一大反對黨﹐增大了伊斯蘭代表的發言權。 ……在西方國家入侵和控制埃及的二百多年歷史中﹐一直對埃及特別關注﹐有意把埃及樹立為伊斯蘭世界服從西方政治的榜樣﹐而中東國家也確實時刻觀察埃及風雲變化﹐看作是領頭羊。 美國希望埃及在經過民主改革後﹐出現崇拜西方的新高潮﹐……選舉前﹐美國命令埃及政府釋放關押的明日黨黨魁艾亞曼‧努爾﹐他是最親近美國的世俗派領袖﹐…… 這次選舉的結果﹐美國國務院發現事與願違﹐扭轉局面已為時過晚。

根據西方國家同意的埃及新憲法﹐禁止宗教﹑種族和男女為宗旨的政黨參加競選﹐重點是堵塞伊斯蘭勢力進入政權的通道。 兄弟會會員以獨立候選人參加選舉﹐不以組織的名義﹐兄弟會因為宣傳伊斯蘭而定為非法組織……在這次選舉中﹐只堅守一個口號“伊斯蘭是解救社會的唯一出路”﹐在其他問題上做了巨大讓步﹐例如讚同埃及社會多黨制﹑埃及社會發展以經濟帶路同西方國家發展有好關係﹑宣佈不與親美國的埃及國家民主黨作對支持穆巴拉克第六次連任總統﹐甚至向美國表示善意﹐願意改善同美國的關係。

兄弟會被壓制了二十多年後﹐給予參加個人競選的資格﹐他們非常重視﹐處處謹慎小心﹐在選舉策略上步步為營﹐取得第一步勝利。 埃及右派報紙《Al Wafd》日報醜化兄弟會﹐…… 批評兄弟會候選人假裝溫和﹐內心裡隱藏著長期規劃﹐實現全面伊斯蘭化是兄弟會的基本綱領﹐實行伊斯蘭法制﹐壓迫婦女﹐仇視其他宗教。 兄弟會發言人穆罕默德‧莫里斯 (Mohammad Moursi) 對各種攻擊發表溫和的政策解釋﹐他說﹕“民主趨勢是當代世界潮流﹐人民通過選舉產生他們選擇的國家領袖。 我們的目的是民主﹐創建和諧社會﹐進行政治改革。 ……他說﹕“我們堅守伊斯蘭不動搖﹐但是我們面對社會現實﹐支持各種宗教信仰自由﹐各民族一律平等。”

國際人權組織和觀察專家對這次埃及選舉懮心忡忡﹐他們看到埃及兄弟會的候選人行動策略﹐穩步進入政壇﹐而且大多數參選的黨派都分頭打出復興伊斯蘭的旗號﹐在民間爭取選票﹐說明埃及人民對西方化越來越反感﹐伊斯蘭復興的呼聲最高。兄弟會因為策略周密﹐行動謹慎﹐……在全國各地的演說﹐滋潤和灌溉了根深蒂固的伊斯蘭情緒﹐為他們在2010年大選做精神準備。 美國對以色列的支持和入侵伊拉克﹐在埃及和整個阿拉伯世界名譽掃地﹐……使經營了百年的西方化改革進程遭到毀滅性打擊﹐並且為伊斯蘭政黨和兄弟會返回創造了客觀條件。

註:資料原版本來自英國衛報 (Guardian),本文由網站《伊斯蘭之光》伊光編譯。網友可到《衛報》網站參考相關資料(如 Simon Tisdall: Band of Brothers, 9 December 2005)。《衛報》發源於曼徹斯特 (Manchester) ,有184年歷史,開始時以代表著英國工人階層發聲的一份報紙,是一份較多人認識的老牌左派報紙。

資料來源:《伊斯蘭之光》,2005年12月28日。


       發佈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29,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