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岸然:繼續守株待兔等民主? (信報)

二千多人的燭光集會,不算多也不算少,大會的主題是祝願香港有民主的明天。定下這主題有深意,就是民主走到這一天是停頓下來了,港人想知道希望在哪裏,……下一步大家應該怎樣走。結果泛民全無表示。

這不是祝捷大會,泛民勝利了嗎?高興什呢?唯一高興者恐怕是三刀兩面、各有盤算的二十五人終於能帶意外地團結在一起做了件事,一件本來應做的事。

集會本來是想讓市民多發聲音,但一與泛民合辦,被騎劫難免。已是政黨成員的毛孟靜一拿咪,就叫大家高叫「多謝泛民」。多謝你們什?毛小姐一旦正式從政,就馬上發揮了政客的本色,實在令人失望。

筆者在場一時氣憤,搶過身旁朋友的大聲公,高叫了三次「多謝香港人,泛民是應份的!」……

……泛民一致做的,是叫曾蔭權代他們到北京爭民主,爭二零一二的普選。請注意的是他們已經不提競選政綱中堅持爭取的零七零八普選,這個立場改變,絕無諮詢港人,這是何等不民主,何等不負責任!

作為民選代表,自己不爭民主,叫一個專政者欽點的官吏代你們爭民主,厚顏不厚顏?……

回顧整件事,民主派到今天一無所得,是自己政治上的估計錯誤。這個錯誤,令自己作出原則上的退讓,換回是專政者零的退讓。這一刻,泛民完全被動,只能無所事事地等,……你們下一步行動是什呢?你們也不知道,是嗎!

個多月前,中央委派要員託民主派的一位邊緣者充當中間人,傳達訊息,主要給予李永達及湯家驊,希望民主派能支持政改,造就港人大團結的氣氛。中央開出的條件,……只要香港各界能達成共識,中央是不會反對政制改革有一個路線圖,有一個時間表。

……但關注組的人估計錯誤,馬上自零七零八的線上退讓到二零一二,更後的底線是二零一七,……幾位大狀可以為港人「成功爭取」到普選的時間表,立下民主里程上的大功勞。這個如意算盤,結果散了,固然是關注組的人自作聰明,走「精面」想趁勢做騎劫者,亦是他們根本不明大勢,欠缺分析力,一廂情願。

分析問題……易地而處,就明白中共根本不可能對只是泛民的一個小小關注組作出普選的承諾。要作出承諾,面對的是港人及政治上的各家各派,自然要包括工商界、自由黨、民建聯。自由黨及民建聯早就退讓到要求二零一二有普選,他們爭不到,你湯家驊、陳方安生一爭就有,你們出盡風頭,其他人呢?

……結果,專政者順水推舟,由得你們否決政改,你們又能如何?

……表面堅強的泛民臨尾十分被動,竟然主動要求曾蔭權收回方案,希望再有變數。其實到曾蔭權拋出微調方案,就大勢已定,……

曾蔭權訪京述職,可以預計中央會挺他,支持他就普選時間表的諮詢討論全面開展工作,往後他變成主導香港民主進程的重要人物。做得好,他變身民主之父,做得不好,連任也不是問題。

數一數,到二零一二或是一七,民主派的代表人物皆七老八十,無以言勇矣。今天一過,再爭政改另一死線是四年之後,大家可以休息了吧。除了以辭職作變相公投一擊以挑起民眾的戰意以外,守株待兔的泛民,還有何事可幹呢? 

資料來源:《信報》,2005年12月23日。


       發佈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29,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