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民主派可搞變相公投 (AM730)

……如果特首不肯為政改方案被否決而解散立法會的話,民主派應集體辭職,讓市民重選。這樣,就可以利用政府的資源,變相搞一次全民公投。

……重選就有機會讓全港市民出來表態,不必再為誰真正獲民意支持作沒有結果的爭吵。

民主派只要把重選的焦點單一化,變成是否繼續支持民主派去繼續爭取普選,那重選的結果就可以解讀為全港市民對普選的取態。無論特區政府,還是中央政府都不可以對這樣的表態置諸不理。

政府說,在政改問題上,沉默的大多數是支持政府方案的,如果重選的結果還是民主派議員當選的話,政府的立論就再也站不住腳。……關鍵是看民主派敢不敢去把握這次機會了。

……沒有人敢保證重選的結果,萬一有部分民主派議員選不出的話,豈不是會削弱了民主派在立法會內的力量。

但民主的意義不是要讓人民在社會的重大議題上有選擇權嗎?作為民主派,怎可以害怕結果,而不讓人民去表達意見呢?政府可以不搞公投,但不可以阻止民主派議員辭職,再藉重選去搞變相公投。如果民主派為了保住立法會的席位,不去把握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今後將如何面對群眾?

民主派如果真的不想冒這樣大的風險的話,我還有一個風險較小的方案供民主派考慮。

民主派可以不必集體總辭。功能組別的議員可以不辭,因為他的選民基礎不民主。區域直選出來的議員也不用全部辭職,每區揀一個出來辭職,可以讓全港市民都可以有機會在政改問題上作一次總表態了。屆時,……導致今次重選的議題則是很清楚的,重選的結果將不難解讀。

有人或許會認為,這樣又辭職又重選,市民未必理解,會認為民主派在勞民傷財,甚至刻意想製造憲政危機。但……民主派既然勇於否決政改方案,怎會怕憲制危機;既然支持公投,又怕甚麼勞民傷財;既然選擇民主,就得為民主付出代價。

……政改問題屬社會重大議題,不能讓主流民意在這個問題上得到充分展現,社會將失去發展路向。……急進派認為應不惜一切盡快普選,保守派贊成不與北京鬧翻,接受循序漸進。究竟哪一邊是主流,相信連北京政府也很想知道。

……在政改方向的問題上搞一次變相公投。香港人知道主流民意後,才可以為自己的未來發展作出適當的取捨。

……公投可以迫市民去思考問題,面對後果,作出選擇;總好過現時,只見雙方不斷爭拗,卻沒有一方敢真的攤牌,令人好不納悶。

資料來源:《AM730》,2005年12月29日。
       發佈日期: Thursday December 29,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