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沒有政黨代言 工商界難押寶 (信報)

……泛民主派議員周三舉辦論壇,其中幾位講者都指出,工商界是阻礙政制民主化的主要力量。

……從民主派爭取「八八直選」開始,工商就一直持不同意見,……他們的理由是香港窮人較富人多,而政客為了討好選民,必會在競選時開下各式各樣的福利期票,而當選之後為了實現承諾,必定要加稅、加福利,而無休止的苛索,最終將會令香港經濟一沉不起。

事實上,這是一個無法驗證的假設;……支持民主的人士也可以反問:香港永遠沒有機會實行普選,又怎能證明普選會破壞經濟?最近由二位學者撰寫(D. Acemoglu and James A. Robinson)、由博弈論入手分析為何民主之路多艱的著作:Economic Origins of Dictatorship and Democracy,對了解當前香港民主的困局應有所啟示,書中引用了一三八一年英國農民反抗人頭稅的事例 — 當時農民殺稅吏,要求以合理價租地(四便士一畝),直逼皇宮,時為英皇的李察二世年僅十四歲,被迫作出妥協,亂事平息,局勢回復穩定。李察二世逐漸年長,鞏固權力之後,對造反的農民秋後算賬。書中指出的道理是:獨裁與民主的爭鬥,雙方都會猜測對手下一步會如何反應,……為了解決這個兩難困局,最佳辦法就是建立民主制度,因為政策容易推翻,制度卻難得多,……

香港的民主進程源於九七回歸,北京為了確保順利過渡,故此以「平衡各階層利益」作為主導思想設計政治體制,結果普羅市民毌須暴力抗爭,也可以參與政治決策(儘管民主步伐甚慢),資本家也毌須花費特別精力,就可以保住財富和各種特權;這種均衡狀態雖然可以減少社會衝突,但前提是必須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居中協調,平衡各方的利益,……繼續維持這種平衡並不容易,因為北京不能再直接插手,香港必須要有新的權力中心擺平及照顧各階層的利益。

……對工商界來說參政的機會成本太高,過去港英和中國政府願意「包底」,在政制設計上預留功能組別代工商界發言,工商界唯一要「犧牲的」,只是准許屬下的高級職員全身脫產參政,……我們 (按:《信報》) 相信,未來的政改不管如何轉變,中央政府仍然會竭力保持工商界在政治上的影響力,以達到「均衡參與」的目標,但隨著全面普選逐步落實,工商界如果要繼續保持對政策的影響力,就必須積極找尋代理人,在制訂政策的過程中保護自己的利益。

……現實問題卻是,現在各大黨派之中,並沒有能夠真正代表工商界的政黨,自由黨庶幾近之,但立場飄忽無定,而且後繼無人,工商界即使要押寶也無從「落注」!能否出現一個獲得工商界支持的政黨,是他們是否支持民主的關鍵。

資料來源:《信報》,2005年12月30日。
       發佈日期: Friday December 30,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