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平常心看民主派免激化政治矛盾 (明報)

……由於政改方案拉倒後,本地政圈中人都正注視著民主派與中央的關係會否變得「不尋常」,從而令政改爭拗持續,所以我們 (按:《明報》) 特別希望各方都能以平常心看待香港的反對派力量,若然民主派與左派兩方都繼續將攻訐升級,互翻舊帳,最終只會破壞得來不易的社會和諧局面。

親中報章昨日以長達兩版的特約評論員文章來力證民主派其實只是「反對派」的觀點,……這個觀點與行政長官曾蔭權的說法基本上是互相呼應的,因此令人擔心這不是個別人士或媒體的行徑。事實上,根據左派過往的文宣策略,爭奪道德高地,拿下對方旗幟,只是連串攻勢的前奏。……我們擔心今次針對民主派名稱的批判,也許是中央與民主派關係進一步惡化的先兆。

從政治學的觀點看,反對派其實是現代政治的一種常態 ,正如英國前首相迪斯雷利( Benjamin Disraeli )所言:「沒有難以克服的反對派,世上所有政府都難以久享。」

反對派的存在不單不是壞事,而且更有利於尋找社會各種各樣政治力量的平衡點。

香港民主派長期成為反對派,不但具有它的歷史因素,同時亦是制度使然。……在現行制度設計下,立法會的政黨根本沒法參與政策的制訂,更遑論分享權力。……這樣一來,民主派只好透過不斷的抗爭來向選民交代,結果出現了今天民主派只著力於制衡政府的局面。

英美政治傳統有所謂「忠誠的反對派」 ( loyal opposition ),是指在野的政黨必須以尊重憲法為前提,例如在二次大戰期間,在野的美國共和黨會全力支持戰時內閣。在和平時期,在野的官方反對派 ( official opposition ) 則事事反對政府。

香港的民主派雖然反對政改,但他們都是在接受「一國兩制」前提下扮演反對派的角色,因此我們希望中央和特區政府能以廣闊的胸襟,跟這股反對力量保持對話。正如美國作家李普曼( Walter Lippmann )說:從反對派身上得到的東西,往往比支持者更多。

一直以來,民主派得到不少市民的支持,……因政改否決,就將民主派視為敵我不兩立的反對派,不斷互翻舊帳,激起更大的矛盾,這明顯不符合中央多番強調希望香港各界能努力建構和諧社會的目標。

不過同一時間,民主派亦應好好總結今次政改爭議的教訓,檢討這次所採取的寸步不讓策略是否有助於實現他們期望多時的普選目標。此外,民主派議員長期側重政治議題,已開始失去了他們作為在野黨應有的擬定政策能力,長此下去,也將難以滿足市民對他們的期望。

資料來源:《明報》,2005年12月30日。
       發佈日期: Friday December 30,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