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岸然:曾蔭權懶理民主派 (信報)

……對十二月二十一日民主派自詡的勝利,中央與曾蔭權處之泰然,不當是什一回事。

……無論曾蔭權還是中央領導層,還有這群泛民主派的公開言談,其實都是說給香港人聽的,……都在打公關戰、宣傳戰;這是作為一個普通香港人在整個事件中可以感覺欣慰自豪的。成功者是十多萬上街的人民,不是政客,泛民的表現何等令人失望?難得的是二十一日晚他們竟然好意思叫群眾多謝他們。

胡錦濤講的三大要點,丁點兒與民主發展、時間表路線圖之類無關:必須要穩定,須要發展經濟,社會必須和諧。一連兩個必須,更是對泛民的一個軟警告,警告你們別再搞事!

泛民公開表示要求曾蔭權向中央轉交要求普選時間表的信件,曾當無收到,原來是吳靄儀的助理在星期六中午十二時四十分送達特首辦,理論上是收工前二十分鐘。當然吳大狀的助理為何不早些出發,免生誤會,……只是特首對這封技術上沒有延誤,更是早幾天已被傳媒報道的轉交信故意冷落,故意給泛民面色,……

自然,厚起面皮的泛民難免要自我膨脹,自顯身價。對明明無興趣與你們溝通的專權者訊息,作出有利自己形象的解讀,說甚中央態度好溫和,溝通的大門沒有關上。湯家驊又再引述中間人向他表示希望雙方均要平和點,不要互相攻擊。反正中間人不會出現反駁,自說自話無妨。相比曾蔭權的明確傳話,……集中經濟及民生,與中央領導人的公開講話,十分一致;就是多幹實事,少理泛民。

無論是基於很多人的分析,還是個人所收到的「風」,中央在政改以至香港民主化的進程上,最希望有一個一了百了的解決方案。一方面這是《基本法》原本的承諾,亦是不願再讓泛民無了期利用民主問題炒作。而更加不願見到的,是數以十萬計的港人每年數度上街,造成中共在國際上的尷尬。

只是,民主時間表的功勞,不會歸功於民主派,不會讓你們平白有機會冒領功勞。

筆者 (按:王岸然) 個多月來的文章分析,是泛民必須在二十一日的否決之後有所行動,讓運動得以延續,以五區每區一人辭職作變相公投,是有極大壓力的行動,試想四月有全民參與的選舉活動,還明言這是變相公投,……然後六月有六四,七月有七一再上街,每兩三個月都有大事出現,港人會冷漠嗎?曾蔭權會有現在這不可一世的氣燄嗎?中央會有不用理會你們的祈求,不用與你們溝通,……

……沒有人有興趣理會登門行丐的人,不論丐者多可憐,訴求又多合理。泛民主派現在帶引香港人走的,不是爭民主的路,是乞求民主,等待賜予的路。結果如何,可想而知。

二十一日後,民主派度假的度假,休息的休息。筆者見網上的討論亦突然靜下來。無他者,什政改爭議,事過境遷了,下一次大行動是半年後,還要看看氣氛如何,……老實說,筆者對泛民主導下所叫的「幾時,幾時;普選,普選」口號,極為反感,這是一種乞求賜予的態度,想出這句口號的人,是醜化了港人的目標,……港人的訴求,應該是「現在」—現在就普選!我們等了二十年,不想再等了!

……筆者對港人是又欣慰又遺憾。欣慰的是多了很多年輕人參與政治,參與遊行;遺憾的是民主派與普通港人皆沒有進步。民主派守株待兔,各自利益行先,民主大義留後,是一貫的了,為何一般港人還是盲從支持他們,少有獨立思考批判?……

等待賜予的乞丐,是無人會重視的!

資料來源:《信報》,2005年12月30日。
       發佈日期: Friday December 30,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