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趨勢下的信仰反思:尋找《聖經》中的經濟向導和原則

從某個角度看,「全球化趨勢」似乎是一個距離我們日常生活很遠的話題,說得實在一點可能是某些不知民間疾苦的知識份子或所謂「學者」在象牙塔中的一些文字遊戲,跟信仰有甚麼關係?又有甚麼反思價值呢?這是進入處理全球化問題之前,筆者想先交待的事情。

隨著香港經濟狀況轉變,近這幾年香港社會似乎漸漸形成一種新的共識 -「知識」、「創意」和「獨立思維」是未來世界最重要的資產,由特區政府到社會各界似乎都認為這是拯救香港脫離經濟困局的途徑之一。故此人人需要進修,位位需要「增值」,藉此增強個人的競爭力,打併一個其實大家都不大清楚的未來。

不過,問題不在於此。事實上,無論「未來」是清楚,還是不清楚,多些學習,多點吸收知識,培養獨立思維和創造力沒有甚麼對錯的爭論;一直以來也有部份的牧者和神學院裡的教授鼓勵信徒多些吸收各方面的知識,培養獨立思維能力,好好思考信仰的內涵和基督徒的責任和意義。就此看來,牧者們也應該是相信和承認上帝是喜悅信徙愛智和愛思考的生活和追求。問題是我們進修學習,培訓思考的動機是甚麼?就是「單單」為了增強競爭力?為了生計?為了更舒適的生活?我們的動機限制了我們的眼界,我們的價值觀也限制了我們的思考方向和能力。當我們的思考方式如我們的特區政府一般地只知全力注視在自己利益攸關的問題上,或許這是好好回想一下上帝對我們囑咐的時候。上帝創造了人之後,不單賜福給人,為人準備了生存的一切需要和條件,還要求人管理好世界的一切 (1:28 – 30),在照顧自己的需要和利益時,也關心上帝在世上的其他創造和心意。從信仰角度看,筆者認為全球化趨勢的問題對整個人類世界和自然界的發展存在極為關鍵的影響,它與賭波規範化、基督徒應否離婚、同性戀合法化、教會成長、信徙工作倫理或中國內地宣教事工發展等議題最少應得到同等的重視、研究、教導和討論。

「全球化」問題的闡釋

「全球化」另一個較常見的名稱是「經濟一體化」,表面上好像是一個經濟議題,但它所涵蓋的絕非單單經濟事務一項,全球化是把人類生活從有限分隔的現況回到巴別塔的時代,這影響將會是全面的,包括經濟、政治、法規、文化、教育、宗教、自然生態和資源,甚或是少數民族語言的消失的所謂「英語病毒」問題和人類文化單向化,及因此衍生的失業和貧窮等問題[1]。所以全球化趨勢下的反思不一定是尋找《聖經》中的經濟導向和原則,也可以是政治、文化、種族……導向和原則,但它們的結論可能都是相似甚或一樣,由於篇幅所限,筆者只好集中說一說經濟的問題。

一般的理解,全球化最基本的發展是經濟活動自由化,是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理念的擴展和延伸,讓所有可以流動的生產要素都自由地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流出流入,進行交換的活動,而不加予任何限制。用一句簡化了的說法就是「企業可自由地選擇生產和銷售的地方」。為甚麼出現這種發展?提出的解說相當多和錯綜複雜,其中查理‧金德爾伯格 (Charles P. Kindleberger) 和他的學生史提芬‧海默 (Stephen H. Hymer) 提出了「壟斷性競爭理論」(Theory of Monopolistic Competition) 說明了美國企業在六十和七十年代藉著國際市場的不完善和企業規模經濟的優勢進行大規模的對外直接投資[2],保羅‧克魯曼 (Paul Krugman) 的策略性貿易理論 (Strategic Trade Models) 也有相近的看法[3],這些理論和假說都顯明了一點,全球化的發展是貿易發展史的一部份,建基於一個不完全競爭的市場結構下,以規模優勢進行相關的經貿和對外直接投資活動而漸漸形成「全球化」經貿關係。此外,各國政府、各種國際組織、科技衍生問題和交易成本考慮都影響著現今的經濟局勢發展[4]

或許對大多數人來說,需要知道的只是全球化趨勢能帶來甚麼好處?好處就是更有效的資源分配和運用,導致成本下降,物資供應增加,價格隨之下跌,最後生產商和消費者同時得益,也減少了資源浪費,這是自由貿易理論給我們的標準答案。中國二十多年的經濟改革,可以引證市場經濟和自由貿易可以解決貧窮,改善民生,是現代資本主義最好的實驗例子。問題是有人提出反對,他們指出「全球化」加劇了更不平等的競爭(或所謂「優勢競爭」),從而加深了民族間的裂痕,激化了文化和宗教的衝突,引發了社會內部矛盾,衍生了低工資競爭現象,惡化了失業問題,拉闊了貧富差距,衝擊了社會保障系統的穩定性……問題數之不盡,現在的南美、非洲無數的第三世界國家可以作證[5]。他們中間有學者、有科學家、有神學家,也有工會領袖、環保份子、低技術或非技術工人、農民、少數族裔人民、新移民和失業的群眾。一個如此廣泛關注的民生社會問題,作為一個承擔了「愛人如己」為誡命的基督徒(12:30 – 31),可以對此問題表示中立、無意見嗎?可以就社會的苦難、不公和困難,表現得無動於衷嗎?斷乎不可!問題是怎樣處理才適當(在基督徒眼中,這個「適當」的標準在於是否符合聖經的教導)?可有具體的做法?是否推翻全球化、廢除自由市場經濟的主張和理念,問題就得到解決或改善?作為基督徒,如何和未信的人一同的分憂解難呢?可有遠大的目光保護和管理上帝的創造和恩賜,造福人群,見證主恩?當有反全球化的示威和抗議活動時,我們應否參與和支持呢?究竟有甚麼原則可作為我們的依據和指導?讓我們知所取捨進退。

聖經的原則

正如赫爾曼‧戴利 (Herman E. Daly) 所說《聖經》的背景是一個農業為主的經濟體系,我們不可能直接從《聖經》中找到關於全球化問題的討論和解決方法,只是環境的改變不會影響上帝給我們的處事和治理世界的原則[6]

關於《聖經》隱藏的經濟原則,筆者主要參考了戴利和余達心的見解[7]。事實上,兩位基督徒學者就這個問題已提供了很充實和豐富的指引和介紹,他們基本上對增長這個觀念都作出了批評和反省,並以安息日(23:3)、安息年(25:2 – 7)、禧年(25:8 – 22) 等設立、對窮人的關注和憐恤(23:22)、明白寄居的身份(25:23;詩24:1)等申述,指出有限制適可而止的觀念是《聖經》中經濟的原則和指引,並提出知足中庸的觀念 (30:8 – 9;出16:18;申17:16 – 17) 是合符基督教的信仰和價值取向。由於篇幅所限,筆者不再重複他們的觀點。

大致上,我們可以從這些學者的研究和討論,看到一個由《聖經》引伸出來的經濟事務的導向和原則:

「經濟活動和運作要在一個有節制的觀念上運行。」

在這個基礎上,兩位學者對「私有財產」觀念均提出了批評和限制。戴利更提出了「穩態經濟」(a steady-state economy) 取代「增長經濟」(growth economy)的觀念,並以限制收入的差距,制定個人收入的最大和最少值為其中一項經濟政策,這樣貧富差距可受到限制,資源不會被過度消耗。

在這裡,筆者想提出一個問題。現今經濟系統的主流運作和全球化經濟的發展方向都是以「私有產權」和「自由」這兩個信念作為支柱,如果我們想透過對這兩個信念的修正而尋找新的經濟理念和主張,這背後可能是要徹底地推翻自由市場經濟這個制度才行,取而代之的可能是新的社會主義制度、可能是改良了的計劃經濟體制,也可能是我們未有想過的嶄新設計,這個經濟學界百多年來的爭論就再一次走上人類歷史舞台。或許,這最少能回答了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的一個問題,歷史未到終結的時候[8]。筆者並不認為現今的自由市場經濟是完美或不可取代,問題是我們是否想取締這個制度?這是否對人類、所有生物和自然界均是一個較好的選擇?可有具體可行的方案可以按步落實?具體可行的方案符合聖經原則嗎?

我們可以試想想:如果我們反對全球化發展,我們可能可以選擇的,就是提倡更多不同類型的保護政策。不過,我們應該清楚這可能是另一種形式的不公平競爭而已。若全球化以激烈的競爭,最後以工資或工時的形式剝削人民;那麼保護主義可能以助長壟斷的發展,最後以價格或產品的種類和質素的形式剝削人民,最後無論是工資下滑,還是通貨膨脹,那些貧富懸殊問題、勞工問題、競爭問題、資源過度消秏問題,大財團操控市場問題還是得不到絲毫改變。若果我們認為這是不可行的,那麼我們是否打算接受拉丁美洲的解放神學思想,作為更有效,更徹底的改變。正如魯本‧艾維斯 (Rubem Alves) 認為人類的苦難問題已經不是經濟方法所能解決,而只有靠政治的方法去進行[9]。我們在反對之前,有否想過我們的反對,如何與行動相配?有否為自己的建議作一些思想和心理的準備?

反思和領受

或許,由於《聖經》的教導,大部份基督徒很容易傾向為貧苦大眾抱不平,故容易接受和採取以打壓企業家和當權者的建議和措施。不過,《聖經》的真正教導不是這樣。

《聖經》說:「貧窮人、強暴人,在世相遇,他們的眼目都蒙耶和華光照。」(29:13) ,「富戶窮人在世相遇都為耶和華所造。」(箴言22:2) ,耶穌的教導更是直接:「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5:44 – 45)

《聖經》給筆者一個提醒,富人窮人都是上帝所愛的人,上帝只希望我們有餘的時候,想想不足的那些人。一個存在偏差的制度不會被另一個存在偏差的制度所改正;唯有在一個偏差的制度上,盡可能加入一些有益的措施或方法去把這些偏差的影響減弱或減少,筆者相信自由市場經濟制度如是,社會主義制度也是這個原則。只是不要認為我們可以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成為天堂(7:16;箴16:2 – 6 ),不要再重蹈巴別塔的錯誤 (11: 1 – 9),不要誤墮馬列或納粹的狂熱烏托邦主義份子的覆轍。

弟兄姊妹試想想,若上帝都容許貧窮人、強暴人在世相遇,富戶窮人在世共存,我們還有甚麼理由去實踐我們心目中的所謂「完美」的階級對抗?就如一個錢幣總有兩面,一個人也總有他的優點和缺點,甚或一個優點也有它不足的地方。我們是否有能力去改變這個規律?

所以,筆者認為自由市場經濟制度和全球化發展縱然帶來很多不好的影響,我們也不一定要否定和取締它[10]。或許,最好的經濟導向和原則還是「愛」和「十誡」。我們需要是一個有效和穩定的社會保障制度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加入一些有益的措施或方法去把這些偏差的影響減弱或減少),我們也需要知道人的慾望是破壞和罪的源頭,唯有從認識上帝才可以對人的慾望有所警惕,以致可以及時調整 (筆者認為「十誡」目的是要我們明白「人的慾望必須受到限制」,包括超越上帝和離棄上帝的慾望)[11],否則,任何經濟制度都不能勝過人的智慧和人的罪性。最少,筆者認為戴利的第十一誡 (eleventh commandment)[12]是不需要和徒然的。


【註釋】

[1] 有關「全球化」的討論,可參考俞可平、黃衛平 (1998) ,《全球化的悖論:全球化與當代社會主義、資本主義》,北京:中央編譯 IMF Fiscal Affairs Department (1998) , “Should Equity be a Goal of Economic Policy”, Economic Issues,16。至於「英語病毒」這個名詞是筆者多年前(199495) 讀一些關於「世界語」研究時看到的,大致是指英語在語言運用上所形成的優勢導致到不少少數民族語言和地方語言的漸漸消失現象,但有關文獻筆者遺失了,所以未能提供有關資料來源。但全球化發展很大程度上依賴信息流通無阻,語言和文字就成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英語」在這個環節上擁有優勢和重要位置,而英語優勢所造成教育問題、文化問題、經濟問題、社會問題卻又不少。讀者可參考陳耀南 (1985),〈香港中文教育與民族意識、中國文化〉,載於《學術與心術》,陳耀南著,香港:香江出版社,頁58 – 72。筆者當年看到這篇文章感慨良多,說了很多筆者當時想問的問題,一句「不識雞腸,唯有百結愁腸」令筆者很深的感受,至今不忘。此外,阿里‧阿萊伊西 (Ali Arayici) (1999),〈歐洲的吉卜賽人:一點思考〉,載於《人類學的趨勢》,中國社會科學雜誌社(),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0,頁256 – 272,簡單的討論了吉卜賽人在歷史上的不幸,飽受誤解,其中可思考到當母語失去優勢對一個民族的教育、經濟和歷史命運的影響是如何之大,本文原載於International Social Science Journal, 1999 (2)

[2] 有關討論可參考 Charles P. Kindleberger and Peter H. Lindert (1978),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6th edition, Ontario: Richard D.Irwin and Tokyo: Toppan, 451 – 86

[3] 有關討論可參考 Steven Pinch and Nick Henry (1999), “Paul Krugman’s Geographical Economics, Industrial Clustering and the British Motor Sport Industry”, Regional Studies, 33(9), 815–27Peter Robson (1998), The Economics of International Integration, 4th edition,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1 – 36Paul Krugman(1986), “Introduction: New Thinking about Trade Policy”, in Paul Krugman (eds), Strategic Trade Policy and the New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Cambridge and Massachusetts: MIT, 1 – 22 和另一篇論文 Paul Krugman (1991), “Increasing Returns and Economic Geography”,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99(3), 483 – 99

[4] 有關討論可參考 John H. Dunning (1997), Alliance Capitalism and Global Business,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119 – 45和他另一部1993年的著作The globalization of business: the challenge of the 1990s,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78 – 133

[5] 有關討論可參考赫爾穆特‧施密特 (Helmut Schmidt) (1998),《全球化與道德重建》,柴方國譯,北京:社會科學文獻,2001Dani Rodrik (1997)Has globalization gone too far?,Washigton: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6] Herman E. Daly (1996), Beyond Growth: the economics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Boston:Beacon Press, 206. 原文是 “The practice is outdated, but the principle is timeless.”

[7] 有關討論可參考Herman E. Daly (1996), Beyond Growth: the economics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Boston:Beacon Press, 205 – 24 余達心 (2000) ,《自由與承擔》,香港:基督教文藝,頁86 – 103

[8] 黑格爾和馬克思都相信人類社會的進化不是一個無限連續的過程,它是會有終結的,這就是所謂「歷史的終結」。福山認為,對黑格爾來說,這個終結會是自由主義的世界;但對馬克思來說,這是共產主義的社會,這樣的觀點名為「定向歷史」(directional history)。福山要問的是人類的歷史會是一線直線,還是一個圓圈?若是一線直線,它的結局會不會就是共產主義瓦解後的資本主義世界,不能再有所超越,就是尼采所謂的「最後一人」(The last man)。參考法蘭西斯‧福山 (Francis Fukuyama)(1992),《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李永熾譯,台北:時報文化。

[9] 有關討論可參考約翰‧麥奎利 (John Macquarrie) (1988),《二十世紀宗教思潮》,何菠莎譯,香港:基督教文藝,1997,頁509 – 514 及王崇堯 (1992),《解放神學與馬克思主義》,台北:永望文化事業,頁115 – 147

[10] 如果穩態經濟要付諸行動,它基本上是需要取締現有市場經濟的原則和制度,人口數量和物資產量最少在一個中期時間受到控制,絕不是現在所見的自由化和全球化。參考Kenneth N. Townsend (1993), ‘Steady-State Economies and the Command economy’, in Valuing the Earth: Economics, Ecology, Ethics, Herman E. Daly and Kenneth N. Townsend (ed.), Massachustts: MIT Press, 275 – 96 Herman E. Daly (1993), ‘The Steady-State Economy: Toward a political economy of Biophysical Equilibrium and Moral Growth’, in Valuing the Earth: Economics, Ecology, Ethics, Herman E. Daly and Kenneth N. Townsend (ed.), Massachustts: MIT Press, 325 – 63和他同書另一篇文章 ‘Postscript: Some Common misunderstandings and Further Issues Concerning a Steady-State Economy’, 365 – 82

[11] 參考方鎮明(2001),《情理相依:基督徒倫理學》,香港:浸信會出版社會(國際) 有限公司,頁39

[12] Herman E. Daly (1996), Beyond Growth: the economics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Boston:Beacon Press, 206. 原文是 “Thou shalt not allow unlimited inequality in the distribution of private property.”

【作者:楊偉文】


 

2002831日初稿 (香港)
2004315日修訂 (香港)


       發佈日期: Wednesday April 06,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