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少林:送給劉細良 (信報)

假如我是劉細良,會否接受加入政府中央政策組的邀請?……有些人寧願站在場外做評論員,因為「講」比「做」容易;把自己的信念付諸實行不錯是一件妙事,但進入建制後時時刻刻活在「你得把口講,做就唔得」的陰影下,這是一種壓力。

換著是我,我會接受邀請。劉細良一直在場外論政,不似單純「搵兩餐」,而是切切實實有從政抱負,能夠走進決策核心近距離觀察及參與,應該是他夢寐以求的機遇;……換著是我,我的回應是四個字:「幾時返工?」

跟劉細良同期進入政府的新聞統籌專員何安達在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上任前惡補以美國近年政壇為背景的書籍,以應付未來工作。我送一本以美國政壇為背景的書給劉細良,這本書由女史學家 Doris Kearns Goodwin用了十年時間撰寫,講述林肯總統當選後對政敵表現出廣闊胸襟和政治智慧的《Team of Rivals》。

這本書長達九百多頁,故事背景是十九世紀美國,不熟悉美國南北戰爭這段歷史的讀者可能感吃力,……

這本書前半部內容環繞著1860年總統選舉,當時有四人角逐共和黨候選人提名,最不為人看好是被對手貶為「鄉下佬律師」的林肯。……但林肯憑著智慧和幸運,爆冷擊退對手,當選總統。

當選後,林肯邀請三位手下敗將加入他的內閣:蘇厄德出任國務卿,……書中另一主角斯坦頓(Edwin Stanton)遲一步加入團隊,出任戰爭部長。林肯和斯坦頓同是律師,早年曾一起參與一宗官司,斯坦頓見到外形笨拙、談吐沉悶的林肯,當眾奚落他為「長臂猿」;林肯沒有因此產生憎恨,反而欣賞斯坦頓在法庭上的出色表現。當內戰爆發,林肯需要一名決斷決策者,他想起斯坦頓。

林肯身邊朋友對他的任命感到出奇,他的解釋是:「These are the very strongest men. I had no right to deprive the country of their serving.」。他的政敵接受任命的心態相近,他們落敗後深深不忿,認為林肯一世夠運,自己才是總統最佳人選,他們藉此機會進入權力中心,可做其影子總統。

大家可想像這政敵團隊身處的困難:總統被視為弱勢領導人,管治班子心懷奪權野心;加上團隊成員之間勾心鬥角,互相攻擊,而美國遇上自立國以來最嚴峻的挑戰─南北戰爭在林肯上任一個月後爆發。

解放黑奴表面上是南北戰爭的導火線,但較深層次的起因是聯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間的權力矛盾。……林肯知道這場仗許勝不許敗,因為落敗結果是國家會分裂,他將辜負美國眾位國父一百年前立國的期望,淪為千古罪人。

……林肯過人之處是以言行爭取他們認同自己的信念和看法,應堅定時堅定,應妥協時妥協,從一件事一宗危機中點滴地贏得眾人信服。林肯算不上強勢領導人,他以開放包容的態度跟下屬合作,絕少強行迫使別人接受自己的意見;他最強硬的地方是堅守核心信念,拒絕絲毫動搖,然後以商討方法去爭取共識,期間盡量平衡團隊各成員的意見。

林肯的優點是有掌握核心問題的能力,以及對核心信念的絕對堅持。從開始林肯便認定南北戰爭的核心問題不是解放黑奴,而是理順聯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間的複雜關係。林肯堅決不容許國家分裂,即使血流成河在所不計,全無妥協空間。在解放黑奴的問題上,林肯識時務地處處顯出彈性,不斷進行政治交易。林肯對核心問題的堅持,對團隊成員有很大影響,間接鼓勵他們摒棄無謂紛爭,專注處理核心問題。

林肯的其他優點,例如懂得利用輿論、跟傳媒建立關係等,……送這本書給劉細良的目的,不是藉著他去影響曾蔭權,日後希望行政長官以廣闊胸襟去處事;「人比人,比死人」,尤其跟一個偉人比較,這是不合理的期望。我希望劉細良本人能從書中學會在不同政見環境下作出貢獻的藝術。

由劉細良加入政府的消息傳出直至落實加入的一段時間,親中人士批評之聲不絕於耳,……可是,劉細良日後工作正是須跟政見不同者時而並肩工作,時而共同抗敵,時而立場對立。

在建制內和建制外工作最大不同之處是,建制中人要接受建制中各種掣肘,顧及短期及長期的不同目標,平衡不同勢力,作出適時度勢的最佳決定;建制外的評論者,可以只評論而不用易地而處。

曾蔭權在一片反對聲中堅持聘請劉細良,必定經過深思熟慮,不似是要為他的管治團隊設下「花瓶」一職,作公關包裝之用。曾蔭權跟民主派溝通的渠道多的是,用不著高調地聘請一位民主派不視為自己人的「惹火人物」作為橋樑。曾班子成員……團隊的背景和思路足夠多元化,不大須要委任「專責包拗頸」(designated critic)來提供另類意見。我相信,曾蔭權對劉細良的期望,是利用他的才幹和經驗,融入成為管治團隊成員,為政府為港人服務。

劉細良要注意《Team of Rivals》這本書的重點,不是林肯如何胸襟大量,而是林肯怎樣製造一個政敵可共融合作的工作環境,供政見不同、各懷鬼胎的死對頭,一時互撞擦出火花、一時死心塌地,向著共同目標進發,全程以國家最高利益至上。……不知不覺間,林肯內閣的政敵變成互相尊重的隊友再變成摰友。林肯被暗殺,內閣成員傷心欲絕;……

從今以後,在劉細良的詞彙內,「政敵」二字將在往後一年半時間暫時刪除;……劉細良須要適應的,是全心全意融入團隊,所有問題以團隊利益去處理。……日後他離開政府追求更高的政治目標時,中央政策組的功績可以成為他的重要資產,到時才重新認定政敵。

資料來源:《信報》,2006年2月14日。


       發佈日期: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06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