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情

最近,北京思想界和學術界對「公共品」(public good)的討論突然熱絡起來,而且從一般的公共行政管理層面上升到發展路線層面。去年十一月《中國青年報》發表楊鵬的署名文章稱,公眾日益增長的公共品需求同公共品供給短缺低效之間的矛盾,已經成為當前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這似乎是執政當局決定發展路線的理論基礎。

中共對主要矛盾的判斷,不但決定執政黨的方針路線,而且將決定中國一段時期內的發展方向。一九五七年毛澤東提出當時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是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矛盾,就決定了中國此後二十多年以「階級鬥爭為綱」的發展方向﹔一九七八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認中國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與落後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從而提出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戰略決策。現在,公共產品短缺是不是主要矛盾,還需要一番思量,但不可否認的是,中國公共產品實際上嚴重匱乏,並已經引發嚴重的社會問題和社會危機。

所謂公共品,就是現實中社會公眾可以共享的產品、服務或資源,從義務基礎教育、公共衛生保健、社會保障和公共福利制度,到國防、治安、法律制度、公共政策、超大型基礎設施、基礎科研等,都屬於公共品。

縱觀當今中國,除了國防和交通設施、城市基礎設施之外,其他公共品幾乎都普遍嚴重短缺,甚至連醫療衛生、義務教育這些最基本的公共品都不能保證。……佔中國人口七成的農民還沒有納入社會保障體系,城市養老金缺口達到八萬億元人民幣(折合約九千九百億美元),司法不公及行政失當導致百姓不斷上訪鳴冤,分配不公導致社會治安惡化,公共政策的制定流於形式……可見,公共品匱乏嚴重其實還不在於社會對其需求的增加,而在於公共品的提供者——政府嚴重缺位。換言之,不是老百姓變刁了,而是政府變差了。

向全社會提供公共品是政府天經地義的責任,這無論在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還是在「社會主義」中國都是沒有疑義的。中國當局聲稱是「人民當家作主」,從馬克思的「公僕」說到毛澤東的「為人民服務」、鄧小平的「領導就是服務」、胡錦濤的「立黨為公、執政為民」,但在當今中國人民既當不了家也作不了主,甚至連基本的生存權和發展權都成問題,這難道不是對「人民共和國」的反諷麼﹖

經過二十多年的經濟改革,中國已告別短缺經濟,……但公共品的嚴重匱乏導致社會矛盾越積越深,越積越多,而且在政治高壓氛圍中日益激化。

公共品的匱乏同時也成為經濟發展的障礙,為潛在的經濟危機埋下種子。……由此產生替代效應,從而增加了整個社會成本,例如由於治安惡化、公安系統不作為,廣州等地就出現了市場化的鏢局。更重要的是,由於社會保障的缺失,人們慣於「積穀防饑」,而不願意消費,因此近幾年來內需一直難以啟動,導致中國經濟增長一直倚賴外來投資和出口,這對中國經濟的長遠發展是極其不利的。

當然,對於執政當局來說,公共品缺失的最大危機莫過於政治危機,也就是政府(執政黨)信譽和權威隨著公共品的缺失而逐漸喪失。當老百姓自己組織或花錢聘請鏢局來維護治安的時候,公安部門也就不被老百姓當回事﹔當陝西青年劉亮拿著中獎彩票不能兌現寶馬車的時候,人們發現彩票管理部門和公證機關也不過是利益集團的工具﹔當人們不再到法院告狀的時候,法院就不再是公平和正義的象徵……這不是無政府主義的想像,而是中國現實的局部圖景。

執政當局一旦失去公信力,也就失去權威,也就不可能和老百姓達成「社會契約」,老百姓就可能以自己的方式來處置面對的事情,這也就是近期各種群體性事件中政府與民眾為何越來越難以達成妥協的癥結所在。……公共品匱乏的危機已經深入到當今中國各個層面,對於全社會來說,所謂穩定和增長都是建立在脆弱的沙灘上﹔對於執政當局來說,這場危機正在掏空中共的執政基礎。

摘自筆鋒,〈中國公共品匱乏的反思〉,載於《亞洲週刊》,第20卷,第7期,2006年2月19日,第5頁。


       發佈日期: Sunday March 12, 2006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