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治

小澤一郎在蹉跎八年歲月之後,四月七日以絕對優勢擊敗競爭對手……當選黨魁 (按:民主黨),對自民黨、公民黨聯合政權形成實質性挑戰。小澤一郎當選後,立刻在靖國神社參拜問題上與小泉對立,顯然是具有選舉的考量。

……從近兩百年來的歷史看,一如孫中山先生在《神戶宣言》中所言,中日如果攜手,便可抗衡西方列強,不然,兩強相爭,亞洲的真正崛起便遙遙無期。

可惜的是,歷史無法逆轉,中日之間的舊仇新恨,導致中日關係踉蹌,無法真正攜手。在中國崛起,中日兩國併駕齊驅的今天,雙方如果真的能找出和諧相處之道,未來世界史或許真的要改觀。但是由於小泉堅持參拜靖國神社,而外相麻生太郎又持強硬態度,導致中日關係「元首見不了面、外長握不了手」的特殊景觀,這在當今的大國外交格局中是僅見的。

北京為贏得三十年和平發展的時間厚殖國力,致力於尋找和解之道,……釋放出「小泉不參拜靖國神社,立刻實現中日高峰會」的善意。

事實上,小泉在九月就要交棒,只要在八月十五日投降紀念日避免參拜,把今年的個人參拜延後到下台後進行,僵局便可打破。但小泉根本不賣賬,可能的接班人官房長官安倍晉三則抨擊胡錦濤的講話是「違反國際慣例」,北京對此相當無奈。

正在這時,日本最大在野黨民主黨的新任黨魁小澤一郎提出了將東條英機等遷出靖國神社分祭的主張,認為祭祀被稱為戰犯的人違反靖國神社的宗旨,因為這些人不是死於戰場。……無形中,對小澤取代小泉成為日本新領導人,恢復日中友好關係充滿了期待,但這是一廂情願。

小澤一郎認為,小泉純一郎的強硬政策……使日本在亞洲的戰略利益和爭取盟主地位的企圖遭遇挫折,連日本的政界財界乃至新聞界的保守勢力都對此提出質疑,因此在這個問題上與小泉對決,是可以得到各方包括自民黨內部的共鳴。

但是,這並不表明小澤是完全不同於小泉的對華政策鴿派。事實上,小澤的政治經歷顯示,他是一個更加深思熟慮的鷹派政客。……他提出的日本改造論和日本應該變成「普通國家」,正是小泉推動日本走出戰敗國陰影,成為政治大國和軍事大國的最初藍圖。

小澤認為自民黨在長期執政的利益獲得中失去了遠大的政治理想和目標,因此不惜讓自民黨分裂,在九三年製造出第一個非自民黨細川政權,之後建立新生黨、新進黨、自由黨等新的政黨,與自民黨分庭抗禮。

小澤的目的不是消滅自民黨,而是通過「革新」,把社會黨、共產黨等左派勢力徹底趕出日本政壇,形成保守派左、右翼的兩黨競爭機制,確保「日本重新崛起」。

正是小澤,在一九九九年率先解釋日美防衛合作指針中的「周邊事態」,就是「包括台灣」,把日本的防衛定義擴大到「日本以外」﹔也是小澤,在二零零二年的一次談話中赤裸裸地提出,日本可以在一夜之間,造出千顆核彈,與中國抗衡。即使是東條英機等人,……視為甲級戰犯並不認同,認為是戰勝國強加在戰敗國身上的「產物」。

由此可見,小澤反對「靖國神社合祭」,……是他認為小泉的參拜靖國神社,只是政治秀,傷害了保守派的整體戰略利益,為此日本要付出重大的政經代價,對日本的保守崛起作用不大。

……小澤能夠戰勝原來民主黨的政治明星、屬於走中間路線的菅直人,顯然傳遞出民主黨向右轉彎的強烈信號。

小澤在上台後的媒體採訪中談到,中美都有霸權主義傳統,日本單靠依賴美國不行,而是要形成中美日平衡的格局,言外之意,日本必須成為軍事強國。他認為日本企業界原來的終身僱用和年功序列才是日本經濟強盛的關鍵。

小澤的對靖國神社的潛在立場是,東條英機的戰爭決策導致日本敗戰,祭祀他們不僅不討好中韓,更讓天皇和首相不能堂堂正正參拜真正在戰場上為天皇捐軀英雄,無法繼承日本傳統的武士精神,對日本保守主義的發展反而是障礙,得不償失。由此可見,對小澤反對小泉參拜做錯誤的解讀,就無法把握日本國家整體右翼化的危機。

註:丁果是加拿大資深媒體工作者,溫哥華M頻道節目主持人和《亞洲週刊》特約記者。

圖片說明:相片是網主在2004年夏天到日本關西地區旅行時攝下,適逢日本議會議員選舉,這相片攝於神戶參選者海報板。

摘自丁果,〈正視小澤保守政治的取態〉,載於《亞洲週刊》,第20卷,第17期,2006年4月30日,第11頁。


       發佈日期: Sunday April 23, 2006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