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 (2)

在1989年,發生在中國的「六四事件」,距今已經十七年了!在歷史長河來看,這不是一個很長的時間,但對有限時間的人生來說,這是不知可有多少個“十七年”,“十七年”在人生路是一個很長和寶貴的“時間” 和“資產”。

還記得十七年前,我們一班大專同學在筆者家中早晚看著電視新聞報告,一大清早筆者便在報檔買了六、七份左中右報紙,供同窗們閱讀,希望了解多些事態的發展,希望事件可以和平解決,希望中共可以給我們看到她的“真正的文明進步”,結果我們失望了!

還記得十七年前的這段歲月,本來是我們準備期終考試的時候,但我們全不像在應試狀態,“考試”對我們來說早已經是“小事一樁”了。我的家也成了“反革命基地”,負責資料整理發放,聯繫系會和學生會通知各級同學參與示威遊行,擬定系會聲明稿 (筆者在“六四事件”發生的一年前(即1988年),已在系會負責學術工作,組織了「中國通貨膨脹研究小組」,另一位學術幹事就這個研究主題組團到中山大學作交流,整個研究報告在1989年4月6日的學術週正式發表,呼籲中國政府盡快處理中國經濟的官倒問題、貪污問題、價格改革問題,所以,“六四事件” 發生時候,我們為系會提供了很多資料參考和建議。)最後,我們參與了第一次示威遊行,第一次父母大力鼓勵支持冒著大風大雨的八號風球“不要安坐家中”,第一次在街上大聲呼喊。因為這樣,筆者有六位同窗,把所有考試申請延期,這是校方罕有的做法,也不知對成績是否有影響,但是他們就是這樣抉擇了,我們稱他們為「經濟系六君子」。我們目的只有一個,希望中國和平處理當時的學生運動,結果我們失望了!

我們這群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出生的香港人,不少是第一次如此關心自己的國家,第一次為自己國家的事情流淚痛哭!這是我們第一次真真正正的“愛國教育”,叫我們怎樣“忘記”?叫我們怎可“忘記”!這是我們人生中最寶貴的“情感教育”,一種“無私”、“普世關懷” 的“情”,是最可貴人格栽培和養成!這是中國人的“希望”,怎能叫人“忘記”!這不單單是“政治問題”,也是“人民質素提升和優化” 的問題,要有政治智慧、廣闊的胸襟和遠大的目光去處理“六四的問題”,而不是勸導人民忘記歷史和當中寶貴的教訓。否則,我們付出在歷史上的“學費”,就白付了!。

到了今天,或許我對政治問題的看法有所改變,或許我對民主推進的策略有所改變,但我對“六四事件” 的立場沒有改變,就是要「平反六四,還人民一個公道,還歷史一個真相」。

就是這樣的一段經歷,筆者一直有關注“六四事件”的報導和書刊的出版,今期《亞洲週刊》(第20卷、第23期) 有五篇相關的文章和報導,包括〈六四學潮領袖王軍濤獲哥大政治學博士學位〉、〈賠償六四死難者首例內情〉(這是一篇相當值得關注的報導) 、〈披露六四的關鍵時刻〉、〈毛像潑墨者今安在?〉和〈新一代網上發現六四〉等。其中,筆者特別關注是〈披露六四的關鍵時刻〉的報導,文章簡單報導了《陳雲晚年歲月》一書的出版,據報導該書披露了不少有關六四事件的秘聞,而且該書是經中共中央高層審閱一個多月後批准出版,披露了一些獲得官方承認的事件和過程,如傳聞中的5月17日中共元老會議。在這個時間,出版一部這樣的書,筆者認為值得關注,而且意義深遠。可惜,筆者還未買到這本書,日後閱畢全書再向各位報告。

在未有讀到《陳雲晚年歲月》一書前,筆者對「八老會議」的理解主要來自張良著的《中國「六四」真相》,全書共1067頁,其中在第六章講述「八老會議」的細節,但這不是5月17日「八老會議」(當年的5月17日,由嚴家其、包遵信等發起《五一七宣言》表示中國不要皇帝、不要獨裁者,暗批鄧小平,掀起學運高潮,據張良說全國28省出現大規模發生運動支援天安門學生運動,而陸超祺的《六四內部日記》則說「北京以外的二十七個城市約三十萬人上街遊行聲援北京絕食學生……」,跟著5月18日李鵬接見學生,19日宣布北京戒嚴,20日趙紫陽辭職),而是5月20日的「八老會議」。所謂「八老」是指鄧小平、陳雲、李先念、彭真、鄧穎超、楊尚昆、薄一波和王震(這是一個"七男一女"的中共最高層領導單位),但軍中兩位超級元老 — 徐向前和聶榮臻均沒有參加。根據該次會議的紀錄內容,我們可以多點了解當時高層(八老)的一些看法,包括對國際輿論的看法、對趙紫陽的看法和對分裂黨的看法,也可從中思考當中權力鬥爭的問題。誠然,該書的內容未必完全準確,但對了解中共政治思維有一定的參考價值,特別對鄧小平晚年思想的了解,這書提供了很多有價值的線索。值得一提的是在5月19日(當日北京宣布戒嚴),鄧小平向楊尚昆抱怨說:「你知道這些事情發生後,我要承擔黨內很多責任……」、「我要對所有重要決定點頭。我的影響太大,那對黨和國家都不好。我應當考慮退休,但現在我如何退?……」,似乎“權力”給鄧小平是一種“包袱”多於一種“快樂”,這也提供了鄧小平後來釋出軍權的一些線索。

資料來源:張良,《中國「六四」真相》,美國:明鏡出版社,2001年5月(第四十版) 。

圖片來源:這是筆者研讀「六四事件」的部份書刊,但是很多還沒有讀完,真是學海無崖,唯勤是岸。


       發佈日期: Sunday June 04, 2006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