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 :欠缺合理性的社會

研究現代化問題時,我們一定會產生一種深沉的疑惑,那就是為甚麼幾乎所有的後進國,它們的現代合理性,都只能在與外國有關的那一塊裡發生並維繫,而和外國無關的那一塊,如當地的政治、法律,甚至社會生活,就似乎只得永遠亂糟糟的陷在不合理性中。

於是,台灣的現代化從那裡開始?從軍隊開始,當軍隊用了美式裝配,軍隊的管理和運作就得照美式制度來,否則難免飛機上不了天,飛彈射了幾百尺就一頭栽下來。而現在最現代化的,又是甚麼?

就是那些以全球為舞台,甚至還用外國人當高幹的大公司。這種公司建立在更複雜的人性基礎上,不照國際標準辦事,大概就難以維繫。

在近代研究所謂「合理性」問題上,上述這種合理性的型態可歸諸「摹仿性的同形」(Mimetic isomorphism)。也正基於這樣的道理,我們社會裡無論念書的、打球的、搞各種專業的,只有到了外國才有可能揚眉吐氣。這不只是外國是大國而已,更重要的是外國的行規及標準清楚,它給了人們只要努力就有回報的機會。

而扣除了與外國有關的這一塊,那些純屬在地的部分,情況卻完全不同了,縱使這裡面有人是去外國念過書的也沒有用,它的道理就像洋笑話說食人族留學回來只是用刀叉吃人肉一樣,關鍵即在於差不多的後進國都無法建造出自己的合理性,當每個人、每個團體都認為自己有理,黑也可以說成白,亂糟糟的不合理性也就只好一直繼續。

就以政治為例,今天我們有關政治的一切觀念都是抄來的,但抄口號又如何,一旦落實,它就全都走了樣。後進國的民主,有一大半都變成打打殺殺或吵鬧不休的「部落式民主」。

我們以前說這是「橘逾淮成枳」,真正學術性的嚴格說法,應當是「無法建造出自身的民主合理性。」不但政治如此,法律如此,甚至我們醫療健保不亦如此?搞政治的,當律師檢察官的,當醫師的,都會在最基本的「合理性」問題上出現大問題。

貪腐有理,辦案離譜,藥商回扣居然變成一個見怪不怪的習慣性的隱藏制度,我們要成為一個合理的社會,路還遠得很啦!

其實,任何社會的長治久安,都必須依靠合理性,它是由常識中抽離出具有普遍性的良好準則,一切的政治法律與社會生活以此為依歸。合理性是凝聚社會的基礎,是解決問題的保證。

而不幸的是,今天我們就和絕大多數後進國一樣,缺乏了建造合理性的能力與意願,於是一切都只好跟著權力慾望、利益、權謀而吵鬧不休,而且愈來愈凶惡。這也是台灣社會的內耗摩擦成本特別高的原因。而一個缺乏合理性的社會是很難持久的。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2006年10月6日。


       發佈日期: Friday October 06, 2006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