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創夏:台灣民主的「病危通告」(中時電子報)

自以為是的「擴權」泛濫,正將一九八七年七月十五才誕生(台灣,這一天才解除戒嚴)年輕的台灣民主體制,往「安寧」病房推送了,台灣民主也許活不過二十歲生日,來不及「弱冠」,應稱為「夭折」。

民主的殺手中,有一種人,他是一種民粹理想英雄主義幻想的原型。這種人他們原本是理想主義者,他們的理想如此動人,他們的堅持是如此的有毅力,他們因而感動了群眾,得到了聲望,換到了權力。

可是一旦獲得權力之後,他們就再也分不清楚原則理想與群眾掌聲之間的區別了。他們開始誤以為群眾掌聲就是理想的證明,他們相信群眾掌聲就肯定了自己的純潔與正確。祇要繼續聽到有一點群眾的掌聲,他們也就可以合理化自己所有的行為。

這種人從此看不起理想、祇知道現實利益的權力,更迷人、有魅力。而且他們往往不祇希望迷魅別人,最終是在迷魅自己,自己都在掌聲中相信了群眾拍手叫好的話語。

於是,各種的「泛道德」之擴權與濫權,泛濫了!

*    該不該真正檢視台灣的「威權惡靈」?當然應該。蔣介石時代那些令人談起就想笑的「領袖崇拜」,是不是要重新檢視,當然需要。一群人,就自以為自己是「正義化身」了,管他三七二十一,什麼公共政策需要討論,什麼需和不同意見的人群對話‧‧‧等等基本民主的「協商」常識,都甩到一旁了。把「蔣介石」大卸八塊,爽極了。面對那些反對意見,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因為這群「濫權者」心中自有定見:「反對者,是受到威權遺毒的蠢蛋!」

*    該不該發展公共建設?當然應該。那就把樂生拆了吧!不分藍綠的政客,抓著一個「發展」的理由,就可以任意撥奪樂生院小民們的生存權,因為這些政客都誤以為自己和「蔣經國」一樣,猛吸「今天不做,明天就後悔」的安非他命。在「大建設」可以換得大聲望的幻想中,行政權力無限大,管他X的那些「鬧事」的「少數人」。

*    該不該「大溫暖」、「大投資」?當然應該。標題正確,口號迷人,於是政府就理所當然把一切質疑者,打入「統派」的牢籠;自以為自己是在「憂國憂民」,幾張A4紙,就獅子大開口,向納稅人要錢。竟然有人質疑規畫的可行性,反對粗糙的決策品質!這種人,一定是不愛台灣啦!

*    社會該不該有正義?當然應該。所以,搞軌案的李泰安太可惡了,一定要致他於死地,那個法醫太沒有正義感了,他的「檢驗報告」太不符合「人民情感」了,於是檢察官「理所當然」地要求法醫重新寫一份新報告!還有那位陳瑞仁,老子連陳水扁都可以起訴了,南檢的小學弟,竟然可以說我是「法匠」?所以,陳瑞仁臉不紅,氣不喘的反譏對方是「意識型態」。

*    更有那個天下最無聊的馬英九!明明當過法務部長,應該知道在台灣的體制中,檢調,不是司法部門,是行政體系。檢察官並不是法律的仲裁者,他只是代表行政部門,對一些和行政部門有齟齬的人民,提出行政體系的指控而已。但是,國民黨形象已經太糟了。要不要排除「黑金」?當然應該。無聊透頂的馬英九,張開「矯往必需過正」的「正義大旗」,把「被起訴」就視為是「罪人」,現在自受其害,其情或許可憫,但何嘗不是做繭自縛,先扭曲了檢調應有的正確公權力位置,一心想要沽名釣譽所致呢?

放眼望去,全台灣已經沒有什麼制衡、監督的空間了,任何一個人,只要手上有一些些小小公權力,都不自主的放大,自以為自己的觀點是「理想主義」,無限自我擴張。

當所有的行政權力,習以為常的不斷擴張,除了偶爾投投票,自我安慰的舒解苦悶外,台灣,怎麼可能還會有更精緻的民主呢?怎麼可能發展出更成熟的社會呢?

台灣的人民,如果還是繼續緘默,讓這些濫權、擴權的戲碼歹戲拖棚的話,把這些惡質行徑都當做事不關己,不持續且堅定的鳴鼓而攻之。台灣政治的結局已定:台灣將是更澈底的叢林社會,一切回到赤裸裸的力量展現。這樣的社會,將只剩下一句話:嗚呼哀哉!台灣的民主,黃泉路上,請小心行走!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2007年3月16日。


       發佈日期: Saturday March 17, 2007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