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曾蔭權的「玩鋪勁」?

在特首選舉結束後,曾蔭權以第三屆特區政府行政首長身份出席記者會,回答記者質詢。電視上,看到一位女記者問有關在香港未來的憲政改革,帶領港人「玩鋪勁」,是一場豪賭?還是滿有信心?曾先生解釋所謂「勁」是指著「最終目標」出發而言,不再是「中期方案」。究竟這個「最終目標」是甚麼?為甚麼曾先生會用「玩鋪勁」來描述他對這個政改最終目標的感覺?筆者嘗試推敲這些問題。

筆者曾就二○○五政改方案爭論寫了幾篇文章,其中一篇〈英雄難做,僕人更難做〉在《時代論壇》發表。當時,筆者的推測是「中央可能計劃在二○○八年立法會選舉前,把香港「普選」議題作個了斷」。這個推測在今天看來似乎「估」對了方向,但可能「估」錯了時間;曾蔭權政府可能把「普選」議題放在二○○八年立法會選舉中作個了斷。

這次特首選舉給筆者最大的關注是曾先生對政改工作的回應,這是自二○○五政改方案遭立法會否決後的最新政府立場,其中有三點是重要的:() 新的政改方案經諮詢和討論後,目標爭取百分之六十港人支持。() 新的政改方案是「終極方案」,不想把「普選」爭議留給下屆政府。() 一個得到百分之六十港人支持的政改方案,若遭立法會否決,政黨和議員要向港人負責。

筆者相信以上三點,曾先生應得到中央政府同意其「總方向」。綜合三點,曾蔭權政府似乎在政改工作上,要與各政黨 (特別是泛民主派) 打一場 「民意戰」,要港人回歸現實,衡量得失,在「普選」問題作個「有機會實現」的「最終決定」。政府目標不是漫無邊際的民意支持,而是接近「百分之六十港人」的民意支持,這是一場有「目標」的仗。筆者相信不單港人不想在「普選」問題再拖下去,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也想解決這個影響特區施政和建設和諧社會的「障礙物」,這是促成談判成功的最大契機所在。

但根據二○○五政改方案的經驗,就算是得到多數港人支持的方案也可能遭到泛民主派或其他政黨否決,再來一次政治上失誤,只會削弱政府管治能力,增加政局相對的不穩定。所以,若這次能取得「百分之六十港人」支持方案 (這是特區政府最可以努力的挑戰和目標),就要小心選一個更好的「戰場」,跟各方勢力「玩鋪勁」。這個戰場可能不會再是「立法會」的「五十九人戰場」,筆者估計「戰場」可能是「超過三百萬登記選民」的二○○八年立法會選舉,讓各候選人就這個「百分之六十港人」支持政改方案在選舉中表態,由港人透過選票就「政改」的命運作個決定,二○○八年立法會選舉可能是香港選舉史中最刺激和單一議題的選舉。

或許大家會認為取得百分之六十港人支持也不是容易的事,特別是取得較多港人認同的學者和時事評論員都傾向民主派的政治理念,他們的評論對民意取向有一定程度的影響。相信政府也明白這點,所以曾先生已說明未來的政改方案將包含兩至三個在國際間施行的選舉制度供港人參考選擇,筆者估計當中包括美國的選舉團制度,一個有利收窄各政治勢力差距的制度。筆者也相信政府已開始細心研判「二○○五政改方案」輿論界的變化和意見,為新一輪「政改」攻防戰作好準備。

二○○八年不單是北京奧運年、美國和台灣總統選舉年,也是香港特區政府、各政治力量和港人為香港前途「玩鋪勁」的「政治決戰」年。

註:本文發表於《時代論壇》,2007年4月10日,「時代講場」版。


       發佈日期: Wednesday April 11, 2007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