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in Raimondo :黃禍意識再起奧運聖火當災 (明報)

三藩市市議會較早時通過決議,譴責中國鎮壓西藏示威;決議通過前不久,中國駐三藩市領事館卻被投擲易燃物品——這其實便是「主戰派」(War Party)想對中國採取的行動。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較早時到印度跟達賴喇嘛見面,更揚言若美國不抗議中國對西藏的壓制,那麼「我們就要喪失在世界各地為人權發聲的道德權威。」佩洛西長期以來反對北京,不只是中國政府,而是中國本身。佩洛西及支持她的工會組織蔑視中國的一切,理由簡單不過,因為中國今天比美國更加奉行資本主義。工會領袖及右翼貿易保護主義者,定期針對中國發出帶沙文主義色彩的無聊指控,愚昧地指摘「中國佬」(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或會使用「亞洲佬」(gooks))(譯按:麥凱恩2000年憶述被越共俘虜的經歷時說: 「我有生之年都恨亞洲佬。」他事後為此道歉。)偷走「美國人的工作」,彷彿擁有全球最佳工資是美國人的世襲權利。

示威辱華促中國「勿存大國夢想」美國左派工會等人幕後策劃的反華示威,衝奧運聖火傳送而來。我們相信「大部分中國人在共產黨淫威下正在痛苦呻吟,而且默默同情被壓抑的西藏人」,但這卻並非實情。每當西方站在道德高地指摘中國時,中國反西方的民族主義浪潮都捲得更高。美國1999 年「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美國偵察機01 年跟中國軍機相撞,都印證這點。北京亦擔心今夏奧運會引發極端民族主義者的反美示威。

對中國人來說,北京奧運象徵中國躋身大國之列,中國民族主義者把破壞聖火傳遞的示威,看成不可原諒的故意侮辱,那是合理不過的。這個觀點也是大部分中國人的觀點。從這個觀點看,支持藏獨明顯便是試圖侮辱北京的舉動,並提醒中國要安於恰如其份的位置(即次一等的位置)。

若京促美還加州予墨國又如何?

試想想,若中國政府老是提醒世界,美國西南部是從墨西哥偷來的;甚至聯同墨西哥要求加州獨立或歸還給墨西哥,美國會怎樣?但美國及盟友現在卻猛烈批評中國維護國家統一。這裏涉及的雙重標準,使得那些自以為是的反華大合唱難以接受:那些領導反華合唱的歌手都不過是要頌揚自身的道德純潔。

不錯,西藏是被中共用武力納入版圖的,但這只不過是漫長的漢藏關係史的一個段落,藏人其實長期以來都佔上風。簡言之,把藏人當成愛好和平的好人,把漢族當成可惡的侵略者這個通俗論述,只是美國工會、荷李活左派「善心人」以及達賴喇嘛的西方追隨者所塑造的傳說。而達賴喇嘛則被當成德蘭修女的世俗(但同時又「超凡脫俗」)代替品。

若阻西藏分裂是錯林肯也錯了如果中國確保西藏不分裂出去是錯,那麼林肯不讓南部分裂出去也是錯的,而且我們應該立即讓美國西南部獨立,或歸還墨西哥。

中國是處於青少年時期的巨人,舉止笨拙且不懂得如何將意志發揮到國外,亦常常自我懷疑。中國剛剛躋上大國之列,就像少年般臉皮薄,情緒易於波動。時至今日,儘管中國人的企業家精神仍為僵化的馬克思主義掣肘,中國仍然在跳躍前進,於是佩洛西及她的工會死黨,發起這場令人作嘔的反華運動,因為「他們的」工作及應得的權利正煙消雲散。美國政府數十年來一直宣揚自由貿易,並呼籲前共產國家採納自由市場經濟;中國現在聽從了,但卻招來西方政客攻擊。

 

中國愈走資美國愈敵視

中國放鬆了經濟的管制,意識形態上亦較毛澤東時代趨多元,但中國的制度愈是接近我們,美國政府愈採取敵視態度。在文革高峰期,尼克遜還可以訪問中國,跟江青一起欣賞《紅色娘子軍》;但今天當中國在國際市場佔一席位,並幫美國購入大量國債時,美國人對中國的怨恨及敵意卻愈來愈明顯。

為何佩洛西等自由派會跟新保守主義者合流進行反華大合唱,威脅制裁?首先,因為中國很成功,成功本來不會招來辱罵,除非那是帶有顏色的。而在中國的例子中,那卻是黃色。我們這個國家的「主戰派」向來有歧視亞洲人的傳統,瑟斯(Dr. Seuss)二戰期間的反日漫畫便是一例。不錯,他的漫畫只是攻擊「日本鬼子」,但對美國人而言,那同屬「黃禍」。佩洛西不會不知道,美國人這種情緒是很易被挑起的。不錯,就算在「自由派」城市三藩市,反亞洲情緒亦是這個城市歷史的一部分。

 

美國歧視亞洲人傳統深

中美關係正籠罩陰霾,前途甚至可能戰雲密佈。那是因為對中國的恐懼是左右兩派賴以團結起來的共通點。他們認為,中國這巨人若在世界舞台中央站穩陣腳,那便一定會把美國踢走。這心態卻反映出很多保守主義者及部分自由派的根本錯誤。他們不明白,若國與國的關係是由市場決定——即由各方自願締結互惠互利的貿易協定,那國與國之間便不會存在利益衝突。關於這點,自由意志主義(libertarian) 經濟學家米澤斯(Ludwig von Mises)已言之甚詳。

我們跟中國的經濟關係,令美國消費者(亦即全體美國人)受惠。貿易保護主義者指摘中國「破壞美國就業」,其實說穿了便是主張提高物價。

自由貿易實際上是世界和平的經濟前提,亦是不干涉外交政策的必然推斷。若貨物不能自由跨境,那麼跨過國境的便將會是軍隊。這老生常談已為不少人指出過,那些既反戰又反對自由貿易的左右兩派人士應加以警惕:當被妖魔化的是中國時,你不久便會加入「主戰派」陣營。按目前的趨勢,這日子為期不遠。

若關心達爾富爾請接走所有難民最後,我還要就「達爾富爾拯救」運動說一兩句。他們要求中國必須制止一場據說由蘇丹政府發動的種族清洗,這實在無理得很。他們說中國有道德責任向蘇丹政府施壓,不然便應放棄在蘇丹的資產,就像蘇丹是中國的殖民地般。再沒比這更傲慢和自私的論調了,你大概也可以想像,若中國真的出於道德考慮放棄蘇丹的資產,西方必然立即進駐——這也說明了這場「達爾富爾拯救運動」背後是出於什麼動機。

若這些職業「善心人」真是那麼關注達爾富爾,他們便應游說西方國家給所有達爾富爾屠殺倖存者政治庇護。給他們庇護及綠卡也好,但不要讓美軍介入非洲,還有不要再針對中國。

西方敵視令華走向極端民族主義跟俄羅斯一樣,中國正從漫長的共產主義噩夢醒來,雖然創傷沒俄國那麼深,完全康復的前景亦較樂觀;但毋須花太多力氣,中國便可能重新被推到新毛澤東思潮復興,甚至在外來威脅下進入新的黑暗時代。因應西方壓力(加上美國助長的分裂主義)而興起的中國極端民族主義,對世界和平並非好兆頭。一如以往,我們總是在製造自己所恐懼的敵人,並賦之意識形態力量。從這方面來說,我們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本文作者Justin Raimondo 是美國反戰網站antiwar.com 的編輯,本文摘自《明報》,2008年4月13日,有關原文可到 antiwar.com 查閱參考。


       發佈日期: Wednesday April 16, 2008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