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愚謙:遇事最好多問幾個「為什麼」(信報)

就在法國巴黎藏獨企圖破壞奧運火炬傳遞的當晚,筆者參加了漢堡大學漢學系同仁為愛潑斯坦教授退休告別宴會,大家談東扯西,就是不願談西藏暴亂,怕傷了大家的和氣。可是到了宴會尾聲,一位同事問我,為什麼今天打不起精神來,我憋不住了,就說:「情緒不好,德國媒體胡亂報道,張冠李戴,藏獨肆無忌憚,大大傷害了我們中國人的心。」其中一位教授當即回答說,但是,「你有沒想到,中國也傷了他人的心。」

我一聽忽然愣住了,這位教授是研究中國歷史的,他應該知道,西藏屬於中國,你是否也想把西藏和中國分開。而且,過去毛澤東犯的極左少數民族政策並不能代表我們中國。我馬上聰明地回答了一句:「如此說來,你們德國是罪魁禍首,要負主要責任。」這下激起了在座的所有德國同事對我的橫眉冷對。為什麼!為什麼!我平靜地說:「如果馬克思不提出階級鬥爭理論,毛澤東就不會搞什麼階級鬥爭。沒有這階級鬥爭理念,他就不會發展以階級鬥爭為綱,中國就沒有那麼多極左思潮,在少數民族中就不會出現那麼多內鬥,留下那麼多仇恨。你說中國傷了別人的心,那麼,馬克思是德國人,你們德國不是也要負一定責任?」  這句話說得大家啞口無言。我這個現代阿Q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現在反華勢力在德國是如此之猖狂,哪有什麼輿論自由和民主可言,不要臉的《世界報》、《漢堡晚報》,一個勁的上綱,由支持藏獨,到號召抵制奧運,今天六月八日的報紙開始公開支持西藏獨立了。《漢堡日報》頭版頭條大字標語這樣寫道,法國巴黎數百西藏人抗議中國統治西藏,這就是他們的「輿論自由」。反面文章一篇也沒有,他們也不會給你登。筆者看透了這些媒體的本質,什麼支持藏民、反奧運、維護民權,主要是怕中國的崛起。他們趁火打劫,用中國文化大革命的手法,利用藏民鬧事、北京奧運,對中國無情打擊,把你搞腥稿臭、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

我對德國的文明開始打一個大大大的問號,他們這樣做,早晚會走到歷史的反面,會自食其果的。在國內還有些人在作西方的夢,他們可以清醒清醒了。

與此同時,我通過這次西藏暴亂想得很多。為什麼西藏人對漢人那麼深仇大恨,為什麼中國政府送那麼多錢給西藏,但是得不到多少感謝。感謝你是暫時的,拜活佛是升天的。中國共產黨犯了和美國布殊同樣性質的錯誤,高高在上,以救世主的姿態來對待其他民族,不尊重對方的宗教文化。

有一個中國朋友寫得好:「任何民族都不會願意被別人統治和主宰。即使統治者主觀上認為自己是解放者,並且盡力給他們帶去實惠,但這些都是不可能讓一個民族甘願俯首稱臣的,所以統治者做的一切,都會被認為是為其統治和殖民服務的。藏漢文化有很大差別,藏人多數對達賴喇嘛、對藏傳佛教還很虔誠,在他們眼中還能看到質樸的感情。」的確如此,歷史上不知有多少經驗和教訓,一個民族對另一個民族的幫助,他們會感謝你,但要他們離開自己的信仰,就對你開始懷疑,再加上頑固勢力的煽動,就會演變成仇恨。因為這不是他們的自願?為什麼不能耐心等待,讓他們自己解決自身的利益衝突和矛盾。國際法上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決不會分裂出去,何必擔憂。擔憂的反而是,漢藏文化能否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融合、共存。首先要尊敬藏民的心。筆者希望將來中國會是一個「政治開明,文化繁榮,思想多元,言論自由,經濟發達的社會。到那時,中國才會是別人嚮往的地方。」有人不希望北京和達賴會面  筆者在CNN的電視新聞裏發現了一個令人奇怪的事,它在最先報道英國倫敦藏獨支持者破壞火炬傳遞時,播放了一個藏族姑娘在哭喊,「為什麼中國政府領導人不願和達賴喇嘛見面」,這鏡頭極為感人。可是一小時以後CNN重播同樣報道時,這幾秒鐘的鏡頭被刪掉了。為什麼!一定是有人不願意見到中國政府領導人和達賴會面。

筆者這位非常熱愛中國、不易激動的妻子珮春說:「我本來極為支持中國領導人和達賴會見,現在看到西方國家的反華愈演愈烈,舊金山別有用心者正在摩拳擦掌準備破壞火炬傳遞,希拉莉想說服布殊不參加奧運開幕式,美國眾議院女議長親自去拜訪達賴後回美,堅決要求中國領導人和達賴會面等等,有點命令式,使我改變了主意。中國領導人千萬要頂住西方國家的壓力,要挺住,不要理他們那一套。他們愈是逼你,你就要強硬的頂住。」但是,我們大學的一位對佛教很有研究、關係較多的教授說:「目前,達賴喇嘛在那些激進的藏獨青年中的影響力愈來愈小,他已經感到精疲力竭、甚至有告老退休的念頭,想甩手不幹了。」他沒有表示支持雙方見面或不見面,但是字裏行間表達出,達賴喇嘛和那些激進分子距離愈來愈遠,該是一個見面的最後機會。

目前,在西方,要求中國領導人見達賴的聲音來自各個方面,有的是來自樸實的民間,佔絕大多數,也有來自西方國家傲慢的上層,對他們我馬上就有條件反射,很敏感,但好好分析,也不見得有什麼惡意。和中國鬧翻,生意做不成,兩敗俱傷。至於那些對中國有仇恨的媒體,至今我還沒有讀到一篇建議雙方會見的文章。筆者還是認為,見比不見好,愈早見比晚見好。首先把這熊熊烈火撲滅,至於說以後如何談條件,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筆者甚至有預感,一旦中國領導人願意和達賴喇嘛見面,是否見成還是一個問題,激烈的藏青會是否同意?如果真是如此,矛頭就有所變化了。

直到現在,國家領導人還一直為毛澤東的極左政策左擋右護,不敢拿出來見陽光,甚至還在繼續執行。中共把個人崇拜時代和改革開放時代放在一起來說,這是極其錯誤的,將來不可收拾。

毛澤東這個紅色皇帝,後半生胡作非為,他對老百姓所採取的愚民政策和對他的革命戰友無情打擊、心狠手辣,讓紅衛兵把他捧為神,動員他們到中國各地破四舊、燒寺院,這在中國五千年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到如今,他的像還掛在天安門城樓上,這是對歷史最大的諷刺。

如果中國共產黨今後還一直包護,將來愈發不可收拾。唉!苦命的中國啊!


       發佈日期: Friday April 18, 2008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