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愚謙:心態不平衡的西方人 (信報)

西方媒體說,「歐盟對中國的人權記錄和中國最近對在西藏發生的抗議活動的鎮壓表示擔憂。歐洲議會對歐盟的外交政策沒有直接發言權,但是可以施加政治壓力。歐洲議會說,如果中國政府不恢復同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對話,他們要求歐盟二十七個成員國考慮,抵制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並要求聯合國介入。歐洲人權組織和一般民眾也提出同歐盟類似的抗議,這可從在倫敦、巴黎和舊金山混亂的聖火傳遞儀式上發生的喧鬧的抗議活動中可以看出。」不知讀者注意到嗎,達賴喇嘛在倫敦、巴黎、舊金山(三藩市)藏獨破壞聖火傳遞時隻言未發,直到事後,才忽然要求藏獨不要阻礙奧運火炬傳遞。這反而暴露了他的馬腳。

形勢急轉直下,德國的《外交政策網站》四月八日爆出大內幕。一名加拿大記者揭露,德國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會,於二○○七年五月籌備了一次「抗議活動」,計劃在奧運火炬傳遞期間採取能產生公眾效應的行動,並使抗議活動在八月北京奧運會期間達到高潮。「西藏流亡政府」協助它們並與呆在達蘭薩拉(印度)的達賴喇嘛協調行動。如果屬實,達賴活佛的精神生命將徹底完蛋了。

德國弗里德里希—瑙曼基金會是德國自由民主黨下面的一個政治性很強的基金會,其中一項任務是在非民主國家傳播西方的民主和自由,也給外國留學生發放獎學金。他們活動的資金來源和其他進入國家議會的政黨的基金會一樣,主要來自國家財政,但其活動內容不受政府約束。在中國曾駐有該基金會的辦事處,但於一九九六年撤銷,其因不詳。  

來了!來了!真是狼來了!虎來了!和尚背鼓來了!筆者在藏獨暴亂一開始時,曾在「亡羊補牢,未為晚也」一篇文章中寫道:「目前,全世界人看北京,全國的人民都等待奧運,奧運牽繫億萬顆華人的心,既然達賴否認,西藏動亂不是他推動,願意來北京和國家領導人見面,也不願抵制北京奧運,我們這裏的華人,普遍希望中國領導人來個順水推舟,高屋建瓴,大方一點,和他會見,愈快愈好,這可以消除西方人許多偏見和誤解。我們決不能輕視西方的媒體和民間的輿論,它會像傳染病細菌那樣散布到全世界。」

這個觀點,筆者仍然保留,因為,戰爭中都可以和敵人對話,為了緩和局勢,為什麼不能和達賴直接面對面對話。如果他玩花招,也可以揭露他嘛!但是,通過這一個月的事態逐漸升級,西方媒體大加炒作,把中國形容成洪水猛獸,過街老鼠,歐盟最後作出決議,強迫中國領導人和達賴對話,火藥味愈來愈濃,這當然不能接受,正像中國有位網友所說,「新八國聯軍又來了」。

最近,西方經濟往下走,東方經濟抬頭,西方報紙也悲聲歎氣地開始承認,這二百年來經濟政治上支配世界的西方白人已走到盡頭,亞洲人開始興起。接,西方媒體直接指責中國,說中國打亂了他們西方的經濟秩序,說中國用傾銷政策用他們的便宜產品破壞西方的市場,造成他們失業率的增長,說中國奪取了西方的自然資源,說中國的工業建設污染了世界的環境。英國媒體大報也開始大張旗鼓地加入反華陣營,說中國比過去希特勒時代還壞;中國要殖民非洲;英國《金融時報》誇大其辭地報道說,他們的記者最近訪問了德法意英等五百個經濟學家,都認為中國目前的經濟發展,全世界第一,她將是世界最大的威脅。言外之意是,如果現在不對中國採取措施,以後就來不及了。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中國一再被妖魔化。中國愈強調「和諧」、「和平」,愈刺激他們的神經,甚至會讓這些人產生精神分裂症。

最近在歐盟議會反華上最活躍的就是所謂的左派綠黨議員。他們並不知道,或者不想知道,他們對中國所表現的極端態度,實際上是繼承了過去帝國主義對待第三世界的衣缽。今後將採取什麼措施對付中國呢?分化中國?戰爭?經濟封鎖?最後的結論該是,製造不穩定,製造中國分裂,達賴喇嘛搞暴亂是他們的第一步棋。四月三日,在德國有一個網站BUSO(www.larouche/bewegung.de)發表了一篇文章說:「倫敦正在發動維吾爾族人反華,想把歐盟和美國都拉進來。」該文章提到有位維吾爾族女子,名叫 Rebiya Kadeer ,於四月一日在美國的《華盛頓郵報》向新疆的維吾爾穆斯林呼籲,趁拉薩動亂,起來響應,要求獨立。有一位有良心的法國朋友在電視台上表白,西方國家有些人明明知道,在歐洲反對政教合一,不知為此鬥爭了幾百年,才把天主教皇擠到梵蒂岡,現在你們竟然支持西藏的政教合一。

全世界各地的一些矛盾和混亂,宗教主往往起到很大的推波助瀾作用。現在我們西方國家正在利用宗教、利用達賴喇嘛來破壞他們的社會穩定。筆者希望,在當前處理少數民族問題上,千萬小心,尤其是在打擊極少數極端分子時,一定要注意政策,不要使事態擴大。

西方人自古以來,就靠摩擦、衝突、擴張、戰爭、侵略、佔領、干涉其他民族國家內政來維護本民族利益的。希臘是歐洲的文化搖籃,回憶這兩三千年的歐洲史,沒有多少變化。到了二十一世紀始,世界上忽然冒出一個崛起的中國,氣勢如虹,這心態他們怎麼平衡得了?最近西方媒體的歇斯底里和蠻橫不講理,造謠誣衊,老羞成怒,就是這種歐洲白人中心主義和心態不平衡的結果,讓我們大開眼界。

中國在這些年來,想盡一切辦法和西方改善關係,盡量和西方經濟接軌,在各方面和西方進行友好合作,甚至於妥協,但是,這些都不能改變西方很多人心態的不平衡。更使一些白人至上主義的西方人氣憤的是,西方國家提出的本來是想為自己利益服務的「全球化」,竟然給亞洲國家如中國和印度佔了便宜,他們的GDP增長率近些年來,年年都接近兩位數,豈不令人咬牙切齒。

筆者的德國文化界朋友普遍承認這一事實:目前在西方是「媒體政治化,政治媒體化。」打中國,已經不需要什麼軍隊、軍艦和大砲了。美國的CNN、英國BBC、德國NTV一起配合,只要打「支持弱小、主持正義、宗教自由、西藏獨立」的口號,就可以向中國發射重型砲彈,把他打個落花流水。

筆者經常與一些西方人辯論,批評他們在在實行雙重標準。「你們這二三百年來,侵佔美洲和澳洲、紐西蘭,把當地印第安人、土族人實行種族滅絕政策,至今,美國和加拿大的印第安人仍然遭到不平等待遇,把他們孤立在高山上。美國侵略伊拉克,你們不但不採取行動,還支持國家派軍隊到阿富汗去鎮壓所謂的恐怖分子。這二十年來,中國在少數民族地區加強建設,大大改善了當地人民生活,而你們殖民了非洲幾百年,他們現在還掙扎在饑餓死亡線上。你們用你們現在的社會標準來要挾中國,向你們看齊,不然就支持少數民族分離分子進行暴動,這對你們有什麼好處?他們的回答是:「是啊!是啊!但是……。」

中國如何對付新局勢?

首先,中國應該加強自身建設,自己站得穩,不要怕西方國家的威脅。今後要擺脫對西方經濟的依靠,建立自己的東方金融體系,工業市場,把亞洲及非洲等第三世界國家團結起來。你愈強大(但不是西方式的擴張),對外才愈有影響力,筆者不相信,西方那些政客有多少能耐。

筆者有位好友的女兒女婿在奧地利開辦了一架鋼琴公司,出售中國鋼琴,生意一直不錯。但是這個月來,銷售量大大下降,法國買主也紛紛取消訂貨,說中國對西藏人不好,不買中國貨。目前,西方國家正處在火頭上,嚷得很響,歐盟、美國就西藏問題還作什麼決議,要中國就範,這是他們目前沒辦法的辦法。不要去過多理它,就像德國前總理施密特所說的,少聽外國說什麼,多聽國內人說什麼。筆者敢肯定,西方絕不敢對中國發起貿易戰爭,更別說正式戰爭了。

其次還應繼續韜光養晦,該收斂時且收斂。多宣傳我們中國的優秀文化,少吹噓自己的成就,北京奧運,少搞那些虛套(連特別選出來的美女服務員如何端盤子,都要集中三個月半年學習,還在中央電視台大為宣傳,未免太過分了)。筆者並不期望,這次奧運中國成為奪金牌最多的國家,其實,即使得了,也不稀奇。人家是業餘,你是職業,一天練十幾個小時,練了兩三年,誰能跟你比。

第三,要把中國人的心拉到一起,目前是最好的時機。有的時候,中國幹部自己都說服不了自己,因為歷史上的確有問題。筆者認為,中共現在的領導人不應一直為過去建國後的前三十年的歷史舊賬背黑鍋,全攬在自己身上,結果洗不清。中共應該把建國六十年分成「前三十年」(一九四九—一九七九)和「後三十年」(一九七九—二○○九),對前三十年的建國無經驗和毛澤東極左政策,中共應該進行客觀的整理,對過去所犯的極左錯誤劃清界限,才能讓人口服心服,也免於今後重犯。


       發佈日期: Friday April 18, 2008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