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

「六四」大屠殺十六年過去了,當年的血跡已經漸漸淡去,當年清晰的記憶也已漸漸模糊……然而,你們卻不管政治境遇如何艱險,也不管參加紀念集會的人數是多是少,總是那麼執著,那麼堅持,年復一年地在香港這塊尚存有限自由的土地上,悼念「六四」亡靈,撫慰「六四」遺屬,為平反「六四」、追究屠城刑責發出正義的呼聲。

我常常想,我們這個民族是善忘和怯懦的,在過去的半個世紀裡,中國共產黨在大陸製造了那麼多的冤案和劫難,……又有多少人能記住這曠古之慘痛,又有多少人能想到去追究中共暴政之刑責呢?從這個意義上說,我深感香港同胞無論在人性的自覺上,還是在良知和正義的堅守上,實為我們中華民族歷史上的一個奇跡。

如今,中共執政者又花樣翻新地提出要建立所謂「和諧社會」了。但是我們所能看到的卻是:國內的言論空間變得越來越狹小,民間的維權活動變得越來越艱難……所謂「建立和諧社會」,不過是鄧小平時代、江澤民時代那個「穩定壓倒一切」的另一個版本……

有多少冤獄在所謂「穩定」的表像下發生啊!又有多少罪惡在所謂「和諧」表像下暢行啊!

半個多世紀的歷史證明,製造不「穩定」、不「和諧」的禍首不是善良、順從的中國民眾,而正是中共統治者自已。

但我相信,這個世界不可能永遠如此,世界的潮流終將沖刷掉一切阻擋人們獲得自由的障礙。

摘自丁子霖,《丁子霖致香港同胞書》,2005年6月4日。


       發佈日期: Sunday June 05,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