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 (2)

在耶路撒冷作王,大衛的兒子,傳道者的言語。

傳道者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

人一切的勞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有甚麼益處呢?

一代過去,一代又來,地卻永遠長存。
日頭出來,日頭落下,急歸所出之地。
風往南颳,又向北轉,不住的旋轉,而且返回轉行原道。
江河都往海裡流,海卻不滿;江河從何處流,仍歸還何處。

萬事令人厭煩〔或作萬物滿有困乏〕,人不能說盡。
眼看,看不飽;耳聽,聽不足。

已有的事,後必再有;已行的事,後必再行。
日光之下並無新事。
豈有一件事人能指著說:「這是新的」?那知,在我們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已過的世代,無人記念;將來的世代,後來的人也不記念。

我傳道者在耶路撒冷作過以色列的王。
我專心用智慧尋求查究天下所作的一切事,乃知 神叫世人所經練的是極重的勞苦。
我見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虛空,都是捕風。
彎曲的不能變直;缺少的不能足數。
 
我心裏議論說:「我得了大智慧,勝過我以前在耶路撒冷的眾人,而且我心中多經歷智慧和知識的事。」
我又專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這也是捕風。
因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煩;加增知識的,就加增憂傷。

摘自《傳道書》第一章第 1 - 18 節。


       發佈日期: Sunday July 10,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