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 (2)

一九八三年初在北京,廖公 (按:廖承志) 向我 (按:劉定中) 說:「中國決定收回香港,你能不能就『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個問題,詳細寫份材料……應該做甚麼才能安定人心。」

「定中,一國可以有兩制嗎?」

「……在我看來,世界上並沒有純正的社會主義制度,也沒有純正的資本主義制度;……所以用『社會主義』或『資本主義』來概括兩種經濟制度是不科學的。但自從『馬克思主義』出現,以及蘇聯崛起,大家約定俗成,把兩種不同經濟體制叫做『社會主義』或『資本主義』,並成為常用術語了。」

「其實我們香港人並不理甚麼『主義』,……香港人最渴望的是一種以法制為依歸的,公正、開明、自由的生活方式;社會開放、文明,大家都尊重人權、法治、民主。我們最怕無法無天,今天說一句是,明天又說一句非,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完全不依法辦事。這樣的制度並不受港人歡迎,我們也渴望有一天,中國會成為一個文明、開放、有民主、以人為依歸的開明社會。」

廖公目光炯炯地看著我說:「你這番話我絕對同意,但這一天是你我也看不到了!」……「看來,中國要達到這個水平,還得五十年呢!是的,但願你能見證!」「五十年」我思考著這個數目字……廖公深刻了解西方世界的經濟制度,他期待五十年後中國政治、經濟制度能達到這個水平,所以才提出「五十年不變」的構思。

「……香港,資本可以自由進出,低稅率,營商環境輕鬆,人們有衣食住行的自由、旅行自由、就業自由;宗教信仰、結社、出版和言論都有自由;商業活動更自由,你們應該讓香港繼續現有的生活方式。所以,我說,不管甚麼主義,只要文明、開放、法治,大家依法辦事,『一國兩制』也就成功了!」

「……到五十年後,國內的政治制度即使還是共產黨執政,只要是個尊重法治、人權的社會,就達至『一國一制』了……」

註:據本書愛新覺羅溥仙寫序的時間(2005年3月28日)和筆者半年以來,在港、九、新界大小書店查問本書,相信本書正式公開發售時間應為今年七月左右。

摘自劉定中,《明燈》,香港:壹出版,2005年1月,第 75 - 79頁。


       發佈日期: Sunday July 24,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