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9.11”事件 (3)

從很多方面看,在官方解釋的質疑者所提出的証據中,最有力的証據直接指向9.11事件本身。

上午 8時46分,一架被劫持的飛機撞擊世界貿易中心北樓,9時03分,另一架飛機撞擊南樓;9時38分,五角大樓遇襲。然而,根據處理劫機事件的標準程序,這三架飛機中的任何一架都應當沒有機會抵達其攻擊目標,更不用說三架飛機統統到位了。

第一架遭劫持的飛機……7時59分從波士頓起飛。8時14分,聯邦航空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簡稱 FAA) 地面控制中心發現,這架飛機沒有執行攀升命令,而且無線電通訊和應答器也關閉了,這些跡象表明,第11號航班可能被劫持了。8時20分,……發現它嚴重偏離航線……8時21分,機組乘務員通過電話明確地報告,飛機已被劫機者控制,劫機者已機殺人。8時28分,飛機轉向紐約。……8時46分,第 11 號航班撞入世貿中心北樓……距確知此航班被劫持25分鐘。

在正常情況下,用飛機撞擊世貿中心的企圖是不可能得逞的。……一旦發現任何跡象表明第11號航班有可能遭劫持,10分鐘之內它就應被戰鬥機攔截。如果……拒絕執行跟隨戰機赴某機場著陸的標準指令,它將被擊落。擊落將發生於8時24分,最遲不會超過8時30分,此時尚未進入紐約,根本無順顧及在紐約市中心擊落航班的問題。

聯航第 175 號航班8時14分在波士頓離港,此時聯邦航空局剛剛得知第 11 號航班可能遭劫持。8時42分,飛機的無線通訊和應答器關閉,飛機脫離航線……他們在 8時43分通知了北美防空聯合司令部……戰機應當已做好準備,如果第二架飛機不服從指令則將其擊落。然而,第 175 號航班沒有被攔截,9時03分它撞進世貿中心南樓。……更不可思議的是,35分鐘之後,在9時38分撞擊五角大樓的行動居然再度得手。

在這四個航班的任何一個航班的乘客名單之中,都沒有被宣稱為劫機者那19個人的名字,甚至實際上根本沒有任何阿拉伯人的名字。……據說(按:根據歷史學家加里.諾斯(Gary North)的研究,"The Perplexing Puzzle of the Published Passenger List "(已公布的乘客名單的費解之謎),參考www.attackonamerica.net/evidence.htm)這四個航班上一共有266人,但是只有229個名字被表現了出來。這意味著有37個名字消失了……包含了被宣稱為劫機者的所有19個人的名字。

登上這四架飛機的19個人的名字,怎麼可能不在預先安排的乘客名單之中呢?……如果這被宣稱為劫機者的19個人的名字都不在乘客名單上,那麼美國政府是怎樣得到他們的身份証的呢?托馬斯.奧姆斯特德博士(Dr.Thomas Olmsted) —一位前海軍官員和精神病學家……決定要得到屍體解剖名單,根據《信息自由法》提出了這個要求。……“名單上仍然沒有任何阿拉伯人”……他在之後曾經試圖從美國航空公司那裡獲得一份最終的乘客名單,……不僅拒絕提供這樣的名單,甚至還拒絕証實他們曾經向CNN提供過最初的名單。

被提到的這些人當中究竟是不是真有的有某些人在這些航班上?

根據總統當天的時間表,他應當參觀佛羅里達州薩拉索塔市的一所小學,在那兒聽學生朗讀並拍照。9時過後不久他抵達學校,……他此時被告知一架飛機撞進了世貿中心。……連同另外兩架已遭劫持……有理由認為,布殊 (George Bush) 應立刻知道了撞機事件,同時其他人也聽到這一消息。(按:關於第11號航班撞擊世貿中心的第一則媒體報導開始於美國時間8時48分,這是撞擊發生的兩分鐘之後。)……中情局局長喬治.特內特 (George Tenet) 已經得出的結論告訴總統……目的是發動恐怖襲擊。但是據報導布殊對學校的校長說“一架商用飛機撞擊了世貿中心,無論如何,我們繼續做我們的事,來朗讀吧。”……布殊這位三軍總司令竟然把大事放在一邊,專注於自己既定的日程表。這種表現是非常奇怪的。

據報導,當布殊總統得知一架飛機撞擊世貿中心時,他稱此撞擊為一場“可怕的意外事故”。然而,……當時特勤處和總統應當已經知道有幾架航班被劫持了,布殊總統怎麼可能認為第一次撞擊世貿中心是一次意外事故呢?……“布殊及其助手是不是在布置幼稚的偽裝,假裝他不知道國家處於非常時刻?如果是這樣,原因何在?”

布殊正在聽學生們朗讀……聽了幾分鐘之後,布殊總統開了一個玩笑,他說:“哇!讀得真棒!你們一定是六年級的學生!”(按:布殊被安排聽二年級學生的朗讀。)……在一位顧問告訴總統國家正在遭受攻擊之後,總統怎麼還有心情講笑話。總統除了講笑話以外,還拖延時間。其行事根本不像一個面臨緊急事件的三軍總司令。……莫非總統心裡有數,並無實際的危險。

特勤處理應必然認定布殊是襲擊目標之一。……為甚麼特勤人員沒有帶布殊離開已經暴露的位置?……總統及隨行人員在預定時間登車,沿預定路線前往機場,……也聽說總統座機空軍一號是恐怖分子的襲擊目標。盡管如此,竟然沒派遣軍方護航。……這令人吃驚。……莫非總統和特勤人員 (至少特勤人員的頭頭)明確地知道總統不是襲擊目標?

進行一次全面調查以檢驗官方同謀論的証據是必要的。

註:如果布殊政府不是一個極度無能的政府,就極可能是一個十分邪惡和不擇手段的政府。如果布殊政府真的是刻意讓 9.11事件發生,甚或是共謀者,必定令世人驚訝,難以相信。若這個疑惑成為事實,筆者相信這與美國尋求繼續稱霸和擴張影響力有關。在美國的國策裡,她對中國掘起必定進行諸多阻攔,故日本右翼政權興盛,台獨運動加劇,都是意料之中的事。當然,中國政府也會作出相應的策略,作出保護國家安全和長期發展的步署和回應。事實上,我們已進入世界局勢劇烈變化的年代,是“大國策略交戰的年代”,當大國為了求取更大的國家安全和國際優勢的時候,世界就更難安全和和平。人做的往往違反他們所說的,世事就是這樣。「和平」只有在「關心他國安全和人民幸福多於本國的安全和發展」這一情懷下才可體現,但世界有這樣的政府和選民嗎?

摘自David Ray Griffin,《新珍珠港:迷霧重重的9.11事件與布什政府》(The New Pearl Harbor: Disturbing Questions about the Bush 的中譯本),艾彥、李大強、李斌玉譯,北京:東方出版社,2004年9月。


       發佈日期: Sunday October 09,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