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運動的反思 - 由湯家驊一文談起

湯家驊議員在1118日的《明報》專欄發表了一篇名為〈每一個晚上〉的文章。筆者讀了數遍,感到好好反思香港民主運動的時候到了。

文章指出對民主發展抱持遲疑態度的人,都是「反對民主」、「害怕民主」,且理據陳舊,歪理連篇的人。筆者認為「這不是事實的全部」。

文章揶揄一位被指「反對民主」的年輕人對《民主政治建設》白皮書一無所知,對「普選」國際標準一竅不通,暗示他比「支持民主」的年輕人相對質素低落。筆者不清楚湯君是否把相同問題,即時詢問「支持民主」的年輕人?如果沒有,他的比較方法就有欠公平,間接誤導讀者。

文章再藉白皮書譏諷政改方案的民主倒退,但文件強調的是「參與式民主」,而非港人熱衷的「選舉式民主」;湯君若不是有心隱瞞這點,有怎能責怪一位閱歷不深的學生對一份出台不足兩個月的文件有所認識。這是一位成熟政治人物應有的態度和胸襟嗎?文章更指內地城鄉民主發展的進步,湯君是否了解內地農村選舉政治所產生的「兩委問題」 (即村黨委書記與民選村委代表),已有不少學者研究討論,這是否應向讀者交待說明呢?

善用香港「民主後來者」的優勢

湯君指出民主會帶來公平公義社會,制衡官商勾結最有效工具。這實是不少人的誤解。這話不是筆者說的,是美國密西根大學哲學教授,《耶魯評論》定期撰稿人,卡爾.科恩 (Carl Cohen) 說的。他在《論民主》(Democracy) 指出不少人把社會領域中一切期待的事物、理想的訴求,無不以“民主” 冠名,創造出「民主自由」、「民主權利」等一堆名詞和口號,這是「可悲的」現象。科恩認為倡議這種思想的人是「不假思索和信口開河的推波助瀾者」。在他的《論民主》詳述建設民主的五項條件,其中一項是「民主心理條件」,這包括社會成員氣質、和解精神和客觀持平態度,對照今天的香港,不論各級議會議員、媒體老闆或節目主持人、電台聽眾,大多缺乏客觀持平的討論,充斥的只是意氣用事的謾罵,極難判斷真假的“陰謀” 分析,挑動民情的政治廣告戰,缺乏和解意欲的“一拍兩散”談判戰略,種種香港現象,更感科恩說話可貴。

近日來港的彭定康 (Chris Patten) 也說了像科恩釐清民主概念的話,就是「香港有自由,但沒有民主」,這正點出「政治理想」各領域的區分。作為華人社會民主典範的台灣,也給我們明白到「民主」與「公平公義」的非必然關係,單靠「民主」也不能制衡官商勾結。

需要強調的是,筆者並不否定「民主」,相信民主體制可能是制度史中成本最低、風險最少的個人與國家的權力契約關係和公共管治模式。但必須指出,民主思想是建基於「天賦人權」信念的個人權力基礎上,它可能導致的「反智文化」、「社群解體」危機是需要我們正視和深思。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哈耶克 (F. A. Hayek) 是一位對專制政體有深刻認識,同時強烈反對民主選舉制度的學者,這出於他不滿政黨鬥爭導致社會分化,使人民捲入無謂紛爭之中,當然這與他的「個人自由」信念、德國暴政歷史和選民能力質疑有著密切關係。

香港作為民主政治建設的後來者,期望能好好反思民主歷史的經驗得失,深研制度和文化上的流弊,努力減少民主政治和選舉文化的負面影響,避免重蹈“台灣民主”的悲劇,相信這是港人期望的民主運動發展,也是對從政者在道德和責任上「最低限度」的要求。

                                                                                                                                                                                                                   【作者:楊偉文】

本文發表於《時代論壇》,20051124日,「時代講場」版。


       發佈日期: Thursday November 24,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