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社會不公義的信仰反思 - 從《但以理書》中「第四國」的討論談起

《但以理書》在筆者和身邊弟兄姊妹心目中是一卷滿有神秘色彩、預告人類世界何時終結的「預言書」,有關「大像」、「四獸」的夢和「七十個七」的預言更是我們特別關心的經文,享有與《啟示錄》同等地位,一同並列信徒兩大「基督教末世預言」的經典。這是筆者在修讀中神延伸課程梁國權先生「但以理書選讀」前對《但以理書》的印象和看法。

本文是修改自該課程的指定功課,只分享《但以理書》中有關「大像」和「四獸」等異象的討論及筆者對有關討論的一些看法和領受。

《但以理書》結構完整性的爭論

有關「大像」和「四獸」等異象的論述是記載在《但以理書》第2章和第7章內。據梁氏的課堂講授和多本釋經書的分析,大部份把這兩章經文的兩個異象,分別第2章「金頭銀胸銅腹鐵腿及半鐵半泥的腳」的大像和第7章「獅、熊、豹和十角獸」的四獸,放在同一平台進行分析和解讀[1]。問題是這樣處理經文的理據是甚麼?

首先,關於《但以理書》結構的完整性是有爭論的。問題在於《但以理書》第1 – 6章是由六個故事組合而成,而第7 – 12章則記述了四個異象;故有學者認為《但以理書》第1 – 6章的故事只是一個猶太人社群在外邦環境中的真人真事,而有關異象部份是採用了「啟示性」的體裁寫成,故認為書卷上下兩部份是屬於不同時期的作品,持這類觀點的學者如Philip R. DaviesJ. J. CollinsJ. G. Gammie[2]

但筆者並不同意以上學者的說法。第一,「啟示性」的體裁並不單在第7 – 12章記述四個異象中採用,在第2章記載的故事中也包含了「啟示性」體裁,Davies的說法並不能成立。第二,由第24節下半部到第7章尾的原文是亞蘭文寫成,而其他部份則由希伯來文寫成,硬把第七章從第24節下半部至第6章尾分割出來並不恰當。第三,《但以理書》在語言和內容上都呈現了嚴謹的交叉結構 (chiastic structure) ,而第2章和第7章均涉及四個國度的描述[3]。以上幾點簡單的理由,足見《但以理書》的結構是完整且經作者精心安排的一卷書,在這前題下,筆者接受Daniel Baldwin的分段方法把第2 – 7章歸入同一組經文;那麼,把《但以理書》第2章與第7章一併處理和解讀也是一個順理成章的選擇。

誰是「第四國」?

《但以理書》其中一個爭論點是在第2章和第7章有關「大像」和「四獸」異象中所說的「第四國」是誰?大致上,有三大說法和五個觀點[4]

A.         羅馬說

根據這個說法,四個國家按時序應為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和羅馬。但有關「羅馬」的觀點存在三個提法:

「一世紀的羅馬」觀點,認為第四國是一世紀的羅馬。於是,學者認為第五國就是神建立的教會時代,是指向屬靈的國度。「大石」就是基督第一次的降臨,「十角」就是指由羅馬至主耶穌再來前的所有國度,這是傳統的看法。

「未世的羅馬」觀點,認為第四國是包括一世紀的羅馬和未世出現的羅馬。於是,學者認為第五國就是神在地上建立的永恆的國度。「大石」就是耶穌基督第二次的降臨建立的千禧年國度,「十角」就是指未世羅馬的十個君王,「小角」就是敵基督,這是時代論的看法。

「代模的羅馬」觀點,認為第四國只是預表,泛指所有未世時對抗神的列國。同樣,學者認為第五國就是神在地上建立的永恆的國度。

B.         希臘說

根據這個說法,四個國家按時序應為巴比倫、瑪代、波斯和希臘。

C.         世界說

根據這個說法,「四」不是特別指明任何一個國家,而是猶太文化傳統中,以「四」代表世界歷史的流向和進度的一個習慣,它是一個屬地的數字,有「全地」的意思[5]。於是,學者認為四個國家可視作整體來看,包含天下列國的代表。

以上各種說法各有其依據,也各有其論據上疑難不足之處,各樣觀點甚多,這裡不作詳細說明。筆者在此只想申明的立場是傾向接受「希臘說」,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若筆者接受整卷《但以理書》的結構是完整的和整卷書上下有作者緊密精心的布局安排,我們就應該考慮作者在第8 – 12章的布局和內容與第7章構成甚麼關係,作者是否有其用意?特別是《但以理書》的第10 – 12章在編幅上出現了破格處理的手法,更不能不讓讀經的人注意當中的信息。如前所說,筆者接受《但以理書》是結構完整且經作者精心安排的一卷書,在這前題下,接受第四個國家是指希臘,最能體現經文的連貫性,這只是邏輯上合理的選擇。

反思和領受

當梁氏在講解《但以理書》第2章和第7章時,曾表示他是接受「希臘說」,並坦言擔心有同學會否因此而感到不安。結果,不少同學發出一陣笑聲以回應梁氏的憂慮,這叫筆者印象深刻和略有感慨。

其實,接受第四個國家是希臘,也表示但以理所預言的第五個國家,將不一定是指向神在地上建立的永恆的國度,也即是說但以理的預言與我們期望「主再來」沒有必然的直接關係。若有信徒深信《但以理書》是預言耶穌基督第二次降臨,建立永恆的國度,梁氏的講解和分析,無疑是帶來一個失望的答案和提醒,這種失望會帶來信徒甚麼程度的不安和衝擊,相信這就是梁氏擔心的原因。

不過,梁氏需要擔心的,可能不是「希臘說」對同學帶來信仰上甚麼程度的衝擊;而是同學以笑聲作為回應其背後的信息是甚麼?其中一個可能是「願主的國降臨」沒有植根在我們信仰的心田中,這反映我們信仰本身的問題,也反映我們基督教教育的問題。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先生曾說過類似的話:他自少不相信有神,覺得這是缺乏理性邏輯的表現。但當他面對今天的香港局勢,他不只一次表明很想相信真的有神,願祂降臨人間進行審訊。一個無神論者面對社會的不公義從而渴求「願 主的國降臨」,而一班基督徒面對社會的不公義卻表現出無動於衷,這是何等諷刺的一幅圖畫!這幅圖畫令筆者想到《馬太福音》中「天國筵席的比喻」(馬太 22:1 –14),結局最終都是「被召的人多,選上的人少。」這是筆者再一次有關的警醒。

面對社會的不公義,權勢橫行無忌;回想到一些人為了穩固其自身的利益,不惜流血殺人,筆者對此種種現實和歷史都感到憤慨和無奈。在主日崇拜誦讀主禱文之時,讀到「願 主的國降臨」就特別用力,這是筆者心底裡對香港今天局勢的情感反映。在這感性的經歷之後,讀到《但以理書》重要的信息和提醒,「在地上所有權勢之上還有神的掌管」,這是修這課程的重要收獲。

當日《但以理書》安慰了猶太人在希臘王安提阿哥四世的黑暗日子,今天《但以理書》安慰我們相信主是看管和掌權的神,叫作基督徒的要堅定信念,實踐信仰的生命,因為作惡驕傲的權勢終被神所懲罰,這是一個有情有理的宇宙,就如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和亞撒利雅堅信神的掌權,緊守信仰應作的處世態度。


【註釋】

[1] 筆者參考的釋經書包括黃儀章 (2002),《但以理書文學註釋 —活出盼望》,香港:天道書樓;褟浩榮 (1998),《但以理書與啟示文學》,香港:天道書樓;鄺炳釗 (1989),《但以理書註釋》,香港:天道書樓;馬有藻 (1988),《異象與國度 —但以理書詮釋》,香港:證道。除了褟浩榮指出「大像異象本身可能只是指向巴比倫國度的興衰,但也同時可預表將來。」之可能 (247),其他幾本釋經書作者均認為第二章「大像」和第七章「四獸」均指向同一系列的四個國家。
[1]筆者參考的釋經書包括黃儀章,《但以理書文學註釋—活出盼望》,香港:天道書樓;褟浩榮,《但以理書與啟示文學》,香港:天道書樓;鄺炳釗,《但以理書註釋》,香港:天道書樓;馬有藻,《異象與國度—但以理書詮釋》,香港:證道。除了褟浩榮指出「大像異象本身可能只是指向巴比倫國度的興衰,但也同時可預表將來。」之可能第頁,其他幾本釋經書作者均認為第二章「大像」和第七章「四獸」均指向同一系列的四個國家。

[2] 參考黃儀章 (2002),《但以理書文學註釋 —活出盼望》,香港:天道書樓,第33 – 34 頁。

[3] 參考黃儀章 (2002),《但以理書文學註釋 —活出盼望》,香港:天道書樓,第35 – 44 頁。

[4] 參考黃儀章 (2002),《但以理書文學註釋 —活出盼望》,香港:天道書樓,第60 – 69頁; 鄺炳釗 (1989),《但以理書註釋》,香港:天道書樓,第319 – 336頁。

[5] 參考黃儀章 (2002),《但以理書文學註釋 —活出盼望》,香港:天道書樓,第65頁;丘恩處 (1999),《猶太文化傳統與聖經》,紐約:紐約神學教育中心,第42頁。
.
註:本文初稿完於20046月,20051125日完成修訂稿。首次公開發表。

       發佈日期: Friday November 25,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