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偉恆:兩院制可行嗎?(信報)

《五號報告書》第5.31段明確提出「兩院制」作為處理立法會中功能組別的未來路向的可行性。

在美國,眾議院的議席數目是根據州的人口分配,大約每五十萬人口分配一個議席,眾議院每兩年選一次;參議院則每州兩人,任期六年。美國立國之初,確立這個體制,是為了讓一個任期較長的參議院制衡更近掌握短期民意的眾議院;……參議院對眾議院通過的法案沒有否決權,兩院的分別在於參議院擁有更大的外交政策制訂權,……而且參議員任期較長、人數較少,要參加的委員會自然多,地位、職權亦相應較高和大。

西敏寺制度讓上議院擁有一定的立法權和司法權,上議院既是立法機關,同時又擔負司法機關的職能。內閣的憲政大臣亦是上議院議長,三權分立理論上並不明確。………現時上議院職權,只可以拖延下議院通過的法案……

美國兩院制的設置並不是根據階級區分,分別在於職權和選民基礎,而且兩者都是直選產生;英國上議院以階級區分,權力並不在於女皇或首相委任議員手上,況且英國上議院議員對政府法案投反對票屢見不鮮,因為女皇或首相期望上議院議員行使其獨立意志,不會召見反對的議員面斥,或威脅下屆不予委任。

在香港,如果行兩院制,一個必然發生的現象是加劇階級矛盾甚至中央政府與香港市民的矛盾。因為可以預見,直選產生的立法會必然靠左,這是西方民主制度幾百年來發展的必然,這樣必定和大部分商界產生的上議院發生衝突,當立法會通過增加福利的法案,上議院必定否決,就算到時不出現憲政危機,都會阻礙法律制訂過程與及將階級矛盾制度化。再加上上議院很大可能需要緊跟中央路線,如果上議院與由直選產生的立法會抬槓,最後失民心者的始終是中央。

從現代民主憲政的例子,亦沒有一個國家憲法會任由精英產生的上議院否決由民選產生議會通過的法案,一百年前的日本和兩百年前的英國有如此偏袒精英的安排,二十一世紀的香港仍然要拾人牙慧、東施效顰嗎?

立法會機制基本上已經透過分組投票及涉及重大政府政策變動、財政時須得到立法會主席批准,保證所謂均衡參與及行政主導。所以就算達到立法會全面直選,如果職權範圍上仍然維持現況,立法會仍然只會是議事堂。循序漸進的真義是等到內地進一步開放、民主化,香港唯有「循序漸進」等待一個「落後的政治文化」慢慢趕上來。

資料來源:《信報》,2005年11月29日。


       發佈日期: Tuesday November 29,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