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赤琰:論遊行 (信報)

近期港人對遊行持兩種看法,有正面,也有反面。前者認為,遊行是人權與民主的體現,是向政府施壓的最有效的政治手段,也是向政府提出訴求的有效方法,甚至是洩忿與推翻政府的最後方法;後者則認為遊行會導致社會分裂與對抗,製造社會動亂。

有這兩種不同看法,很正常。

以香港的情況,更應該考慮的不是遊行本身是否代表人權與自由的伸張問題,因為香港是一個自由社會,遊行不會被禁止,也沒被打壓,遊行只是一種政治手段或工具,因此利用這種手段便涉及政治成本的問題,……其次也要考慮利用遊行會得到什麼政治成果?

「不自由,毋寧死!」法國大革命便是經典例子,在高壓政權下完全失去自由也就不在乎示威遊行會有什麼結果了。但另一個經典的相反例子是英國。法國大革命在學術上被視為極端的、革命的政治手段,英國在克倫威爾革命殺掉皇帝詹姆士二世而建立共和國的短暫時間裏,也被視為法國革命模式,但當時的英國資產階級與貴族感到可以在已有相當程度的經濟自由和基礎上不斷爭取自由,學術界稱英國的做法為「保守」。時至今日,英國的民主自由並不遜於法國,甚至認為優於法國的,學術界大有人在。

.

香港是自由主義下的社會生態,認同民主的活動家,對自由主義有認識也認同,因此在他們採用遊行這個民主政治的工具時,想到的是好的一面、和平理性的一面。

.

但是遊行在政治學裏,並非絕對是理性與和平的,例如在普世評估政治風險的指標中,遊行的次數多少或暴動的大小還是這個風險指標之一。組織遊行的人都說自己是和平與理性的遊行,但他們之中誰也保證不了遊行不會失控,不會演變成暴動。

.

談到香港遊行的失控風險,民主黨派中有人應還記得,在支持「八九民運」的香港百萬人遊行後,曾在「六四」前有另一次的全港遊行大行動,目標是要掀起更大規模的遊行,但在遊行前夕的凌晨時分,港府高層收到消息說有某組織人士會趁機觸發暴動,於是立刻通知各民運組織,勸說取消當天的遊行,組織者也立刻通傳全港協調組織工作者,結果當天的遊行自行取消。這說明他們也保證不了遊行有可能失控。一旦失控,政治代價沉重,不但危害香港的商業環境,連自由也會陷入高危境地。這點是全港市民都須小心衡量的問題。

.

資料來源:《信報》,2005年12月3日。


       發佈日期: Saturday December 03,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