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佩芬:今天,上街不是,不上街也不是 (明報)

白雙全坦白交代,至今也沒遊行的打算,因為他自覺自己站在民主派與中央中間,沒有特別想支持,也沒有特別不想支持。關於12月4日遊不遊行,他有一些作為一個普通香港人搞不清楚的感覺。

呂 (按:呂大樂)﹕……你想人不上街,好簡單,去談判,去出價。現情是雙方面都不肯出價。北京出一個很低的價,民主派叫一個很高的,永遠談不攏。這個局面之下,市民大眾可選的不多。我也想見到妥協,但不知道怎樣才會出現,便遊行完再算。不行便沒有機會有個新局面。

白 (按:白雙全)﹕泛民主派有個價,中央有個價,兩個壁壘分明,對立的。但其實很大部分人都在中間,不傾向任何一方,現在你叫他們出來遊行或不出來遊行,好像被迫要揀,作為一個香港人,覺得很慘。

呂﹕是慘的。最理想是大家都退一步,協議一個粗略的時間表。現是,……中央當然想行最硬一步棋﹔民主派,坦白說,我覺得他們沒有一個底,自己也不知道12月4日會有什麼人出來,於是,唯有仗著叫一個很高的價,難聽點說一句,輸了也不用上身,是一個很政治正確的策略。

白﹕可能有10萬人嗎﹖

呂﹕有趣的是,連組織者也不知自己的底牌是什麼,所以是很危險的。我最怕輸一件事﹕公告天下,七一那問題,真正完了,或者暫告一段落。其實也是挺累的,九七後到現在,這麼多年,確實很累。第1次七一與第2次七一,是兩個爆發點,爆完中央有反應,不知是不是更好,但你會覺得執漏比以前快了,規範比以前多了,穿崩少了,市民很多已順氣,除非有個大得讓憤怒積集的問題,要再來一次。現在不知12月4日是不是。

呂﹕我訪問那些30歲以上的中產階級,大部分在董下台後已順氣,最關心政府是否管得好,沒聽說過有擔心自己七八十歲看不見普選。後生一輩不同,他們經過七一,對某種管治的風格看不過眼,有一定的反抗聲音,……

呂﹕……大部分人都覺得一個叫天價一個叫地價,其實他們得到中間已經滿意,要被迫歸邊大家都不想。參加好像等於支持天價,其實不是,不參加是等於支持地價嗎﹖又不是。……

資料來源:《明報》,2005年12月4日。



       發佈日期: Sunday December 04, 2005 HKT


Copyright 2005® 文章版權為 【偉文文庫】 所有
聯絡電郵:raymond.yeung@datayard.com
轉載或引用時請註明文章出處和作者署名。
System Powered by DataYard.com